昙花一笑颜

火影圈,老年组是本命,不过也萌六件套。文笔废见谅

【柱斑/鸣佐】时光飞逝 1

萌了这两个CP真么多年终于鼓起勇气写点东西了 _(:з」∠)_

一直想写一个Fate/Zero paro 的文,虽然圣杯战争的梗已经被玩儿的差不多了但是我还是希望能稍微添点儿新料。

谈恋爱出现较晚。

中文不是第一语言,文笔渣错别字的话见谅,并且欢迎指导!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就开始吧。





0.



熊熊烈火将夜空烧得亮如白昼——就连那些住在城市另一边山坡上的居民都看到了那从宇智波族地燃起的火光。随着那一声天崩地裂的爆炸,火势从哪破裂的地下管道中迅速蔓延开来,转眼间就已将周围的房屋树木吞噬。呼啸的火苗顺着电线杆攀上电缆并将其烧毁,断裂的电线在空中猛烈挣扎的同时也还在燃烧,如一条条细长的火龙。族地里的树木受不了这等的高温,在火光的照映下纷纷爆裂开来,好似一声声凄厉的枪响。

 

火越烧越旺,反则将那些淹没其中的人们的生命化为残烛,一个接一个的熄灭了。甚至连他们临死前所发出的尖叫或呢喃也都被火势无情的磨灭,没留得一点痕迹。

 

这场火来得太过凶猛又太过突然,以至于当消防队员们终于赶到并将火成功扑灭时,整个宇智波族地都已经基本上化成了灰烬,只剩下几段被烧成焦黑色的断壁残垣。在经过了数个小时的全力搜查后,领头的几位消防队长和匆匆赶到的医护人员面面相顾,无法说出一句话。族地中的人竟无一人生还。那个自从火之国建国以来就是名门望族的宇智波一族,竟然就这样在一夜之间化为乌有。

 

赶来探查情况的警官看到这一幕后叹息了一声,记录完毕后刚要回到局中报告,忽然在路边看见了一个小男孩。男孩一动不动的站在人行道上,一头乱翘的黑色短发湿湿的,还滴着汗。他双唇紧抿,浮现出一线惨白,小小的拳头攥在身侧,一双大大的黑眼睛正呆愣地望着前方被大火肆虐过的焦土。一个小学生常用的书包被遗忘在他的脚边,从拉链的开口处还隐约可以看到一张映着笑脸的照片——那是一张全家福。

 

警官愣了一瞬,随后拔腿就像那个孩子走去。就算他没有看见那张半埋在书包里的照片,直觉也在告诉他那个孩子的重要性。他大方地走上前去,在孩子的面前蹲下身,轻声询问道,“小朋友,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儿毫无焦距的眼神落在了他的脸上,停留了半响。良久后,警官终于听到了一声细微的,近乎不可捉摸到的童声:“佐助,宇智波佐助。”




 

时光飞逝





1. 


 

漩涡鸣人是被一阵杂乱的敲门声惊醒的。当他睡眼惺忪,踏着拖鞋去开门时,被自来也一声爽朗的大笑给吓得把正叼着的牙刷都掉在了地上。“自来也老师,你到的也太早了吧我说。现在才不到四点啊。”鸣人一边嘟囔着一边把牙刷从地上捡起,拿到简陋的水池里冲了冲,随后继续刷牙。

 

“没有的事!日出是你魔力最充沛的时刻,所以我们至少得在日出之前的半个小时赶到你纲手婆婆的祖宅去。她的脾气你也不是不知道,早到了总比晚到了要强。”自来也说着,拿出一个装满的所料袋放在了小餐桌上。“这不,早饭我都给你带来了,还算贴心吧。”

 

鸣人把最后一口刷牙水吐在水池子里,抬头白了他一眼。“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老师。”

 

“至少让我帮你这一点忙吧,”自来也笑道,“我可是特意给你带了你爱吃的拉面哦,现在应该和热着呢。”

 

“那你呢?”鸣人皱了皱眉。

 

“我吗,当然已经吃过喽。这面可是我早上去一乐那家买的,凉了可就可惜了。”

 

“一乐?”听到熟悉的名称,鸣人也不再愁眉苦脸了。他赶到了桌子旁边,一解开所料袋,眼前的外卖包装就让他眼睛一亮。掀开盖子后,浓郁的香味便扑面而来。“太棒了!谢谢老师啦。”他抓过筷子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不多时,满满一碗面就见了底儿。“到底还是小朋友,”自来也看着鸣人的吃相评价。

 

鸣人把最后一跟面条吸进肚,给了他一个闪亮的笑容。“我说,认识纲手婆婆真么多年,这还是我头一次要去她的祖宅呢。你以前去过吗?”

 

“只去过一次,那还是在你出生之前去的,然后就只能一直盯着你啦。一般情况下纲手也不会去,只是这次情况特殊,她在那里给你准备了场地和召唤用的圣物。以后我也会在那里和你会面好更新情报。”

 

“我知道,”鸣人点了点头。“只是,圣杯战争本与你们无关,你们出这么大的力气来帮我,会不会给你们添麻烦?”

 

“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想这些事情。圣杯选中了的Master是你,不是我,也不是纲手。圣杯战争中其他组合的主要攻击目标肯定还是以你为先,而不会分散精力去找我和纲手的麻烦。再说了,我们的自保之力还是绰绰有余的。你不用担心我们,管好你自己就行了。这场战争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我知道你和纲手婆婆都很厉害,”鸣人回答,“但是那些组合可都是Servant和Master的组合,一般的魔术师是抵挡不了的。虽然说我是他们的首要敌人,但是他们还是可能把主意打到你们头上的,比如说拿你们来要挟我。我不希望这样。”

 

自来也听的一愣,随后哈哈大笑。“鸣人啊鸣人,你太善良了!你放心,我和纲手又不是第一天在这世上混,你只管全心全意的追逐圣杯好了。记住,你拿到了圣杯就等于给我和纲手松了一口气。也就只有你这样的人不会滥用圣杯的愿望了。”

 

当自来也说道“愿望”二字时,鸣人的眼神暗了一瞬,但随即又恢复了常态。“好,”他说,“我一定会拿到圣杯的,你们放心吧。”

 

“这才对。”自来也赞赏的点了点头。“那我们就准备出发吧。差不多是时候了。”

 

鸣人略微尴尬的一笑。“好的,那个,我换一下衣服就来。”说罢他便匆匆向他的卧室跑去,丢下独自一人扶额的自来也。

 

“小孩子,”自来也哀叹了一声,但与他埋怨的语气不同,他嘴上的弧度却是温柔的。“不过,这样才好。”

 

 

 

当鸣人和自来也风尘仆仆地赶到千手一族的祖宅时,纲手已经在那里等候他们了。“总算是来了。”她瞪了自来也一眼。“我让你们四点二十分就来,现在已经快四点半了。太阳在四点五十七分就会升起来,你们难道不知道把握时机的重要性?”

 

鸣人笑嘻嘻地挠了挠头。“那个,不怪自来也老师啦,纲手婆婆。是我起床起晚了的说,怨不得他啦。您有火儿就冲我发好了。”

 

纲手看着鸣人,眼神明显的柔和了许多。“罢了,”她说,“随我来吧。魔阵我都已经布好了,圣物等到里面了我就给你。”

 

二人随着纲手进入了千手祖宅的宅院。那是一个古朴大气的建筑,处处都布满了旧时代的风情。宅院里的房屋都是清一色的木质建筑,窗户上还雕着精细的花纹。他们经过的花园都被精心打点过,一草一木都布置得颇有讲究。

 

鸣人低头一看,就连他们脚下的石板路都如同新铺的一样,随口问道,“我说,这里经常有人打扫吗?”

 

走在最前面的纲手摇了摇头。“没有。这是我的直系祖先早在忍者时代就建起的宅子。后来他们不知道用了什么已经失传的法术,将这整个宅院都与时空隔离了起来,让它至今都还保持着近千年前的状态。”

 

“那纲手婆婆你为什么不常年住在这儿呢,那样你不就永远都不会老了吗?”鸣人半真半假地开了句玩笑。

 

“没那么简单,这个法术似乎对人不起作用。虽然这些植物和建筑都被封锁在时空里,但是人却没有得到这样的待遇。如果真的想你所说的那样话……”纲手猛的呼出一口气。“不说了。鸣人,人是不能活在过去的,想必自来也以前也对你讲过。都进来吧。”说着,她拉开了一宅院最内部建筑的门。那是一个巨型的佛塔似建筑,共有九层。

 

佛塔的内部并不黑暗。他们处在塔的底层,光透过周围环绕着的雕花窗户在地上投下繁乱的影子。“上九层。”纲手说罢,率先登上台阶。鸣人和自来也交换了一下眼神,但随即也一耸肩跟了上去。

 

“纲手婆婆,召唤英灵的话不是离地底的魔法轨迹越近越好吗?我们为什么要上九层?”鸣人爬到了七层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嘴。

 

“我要你召唤的英灵可不是一般的英灵。”纲手的嘴角划过一抹浅笑。“你还记得召唤英灵通用的咒语吗?那一句‘天平的守护着’可不是随便说来玩儿的,而是真有出处。而我今天要让你召唤的则是那咒语所示意的第一人——他的召唤阵地需要尽可能平衡数量的地系能量和天空系能量。我的祖先把宅院建在这里不是没有道理的。我做了很多年的研究,发现这座塔正建在这座城市里最丰厚的地系轨迹的焦点处,而同时它还具有聚集气流中魔法离子的功能。这样正好提供让后人召唤他的最好环境。”

 

“等一下。”鸣人眉头一皱,好像从她的话里听出了些什么。“纲手婆婆,你让我召唤的……不会是你的祖先吧?”

 

纲手没有立刻回答。她爬上了最后一节楼梯,跨过门栏,并招手示意让鸣人和自来也跟上。等他们三人都进了塔顶后,她才转向鸣人,慢慢的从脖子上摘下了一条项链。项链的做工很简单,只是用一条普通的绳子先穿起来的,但那上面唯一的一颗翡翠般的绿晶石却让人移不开眼。“鸣人,”她郑重的说道,“传说,这是我好几辈前的曾祖父的遗物,是我家中代代相传下来的,也是我今天答应给你的圣物。人们说它会给佩戴它的人带来好运,但在我身上它只造就了一个又一个灾难。现在我把它转交给你——因为我相信你可以改变它的命运。”

 

鸣人怔怔地看着纲手手中的项链,久久地说不出话来。最终,他缓慢地伸出手,接过了那个悬挂着的翠绿色晶体。虽然那项链实际上也只有一把米粒那么轻,但他却觉得宛如铅块儿一般沉重。“我知道了,”他轻声说,“我会保管好它的。”

 

他走到已经画好的法阵中央,无比认真的把项链放在了阵地的核心处,随后退出到阵外。旭日的晨光正从东方缓缓升起,透过佛塔精致的雕花窗在地上洒下浅浅的,繁乱的影子。纲手和自来也分别退到了离阵地较远的位置,然后向鸣人点了点头。

 


是时候开始了。


 

鸣人抽出短刀划破了自己的掌心,将手按在了法阵的边缘。他紧盯着阵法中央的翠绿色晶石,一字一句地念出了那流传至今的咒语。

“宣号:

汝之身躯臣服吾之麾下;吾之命运寄托汝之剑上。

响应圣杯之召唤,遵从这意志、顺应这规则之人,回应我。

吾成就世间一切善行,亦集中世间万般恶业。

缠绕三大言灵之七天,

穿越抑制之轮出现吧,天平的守护者。”

 

剧烈的白光随着新生的太阳猛的爆裂开来,随机四散而去。鸣人定睛一看——法阵中央的绿色晶体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气质温和,有着浓厚东方气息的男子。他穿着一件淡青色的浴衣与一条宽松的白裤子,还垂着一头柔顺的墨色直发。当他睁开眼时,鸣人看到他的眼睛也是黑色的,和煦而温雅。

 

“你就是我的Master 吧,”英灵看向鸣人,用温和但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很高兴认识你。我是千手柱间,这一届圣杯战争的Saber。”

 

鸣人低头一看——果不其然,他右手背上的三道咒语正在变幻,重新构成了一个十字架般的图案。他笑了,笑得很欣然,很开怀。

 

“你就是纲手婆婆一千年前的曾曾祖父吧,柱间桑,” 他走到英灵的身前,轻松地伸出了手。“我是漩涡鸣人,你这一届圣杯战争的搭档。很高兴认识你。”

 

 

 





评论(6)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