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花一笑颜

火影圈,老年组是本命,不过也萌六件套。文笔废见谅

【柱斑/鸣佐】时光飞逝 3

一个圣杯战争的更,鸣人召唤柱间,佐助召唤斑的故事


小学生文笔,见谅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就开始吧。




3. 

 

召唤仪式成功后,柱间和鸣人并没有留在千手家的老宅,而是一起回到了鸣人一直以来居住的小公寓。表面上看似只有三十多岁的柱间却有着一个相当老年人的习惯。第二天清晨,吃完早饭他便拖着鸣人出来散步。

 

柱间顺着整洁的人行道东张西望的走着,毫不掩饰他对周围环境的好奇心。他已经换去了他来时穿的那身古朴的衣服,穿上了现代人常见的短裤和T恤衫,头上还扣了一顶棒球帽,活像一个观光风景的游客。“鸣人,那是什么?”

 

鸣人抬头看了一眼他所指的方向。“市中心,”他回答,“我家离那儿不远,走路的话大概三十分钟,开车的话五分钟左右就能到。你想去看看吗?”

 

“去一下吧,”柱间笑了笑。“能在自己的年代过后一千年再来围观世界变化的机会可不多,把握不住的话太可惜了。”

 

“真的很不一样吗?”鸣人眨眨眼,向他投来一个好奇的目光。

 

“是啊,那时候就连蜡烛都是只有贵族的人才买得起的,楼房也从来没有高过五层的。我那时候的大名府可能也就只有你的民居楼那么高。虽然在仪式成功时圣杯已经转达了给我关于这个时代的基本知识,但在亲眼看到你们街上的电灯和汽车后我还是很惊奇——这与我所认识的那个时代差异太大了。”

 

鸣人爽朗的一笑。“那我今天就带你在木叶市里转转吧,反正也没什么别的事。圣杯战争怎么也不能今天开始,还有一个组合没出来呢。”

 

“你不是还要去探查那些其他的组合吗?”柱间问道。

 

“哎~可以一举两得嘛。我带你去全木叶参观参观还能顺便搞点儿副业,不挺好的吗。”鸣人把手伸进了身后的背包里,掏出了一个迷你版类似摄像机的东西。他压低了声音,得意的说,“看吧,我和自来也老师最新研制出来的微型遥控监视器,既能转换太阳的能量还能靠吸收空气里的魔法离子工作,主要操纵的电脑就在我们家里。怎么样,不错吧?”

 

“哦,挺好的,”柱间略微茫然地点了点头。虽然鸣人刚才所说的陌生词语,例如“监视器”和“电脑”等等都包含在了圣杯给他的常识中,但是猛的一下就这样被甩了一脸还是让他这个旧时代的过客觉得信息量太大。

 

鸣人看到他的表情后笑了。“不用担心,柱间大叔,你只用好好儿看风景就好了,本来也没打算让你帮我做这件事儿。现在在外面不好多说,我回家再解释给你吧,其实也没那么难理解的。很好用的哦。” 

 

“好。”柱间看着鸣人将那小小的监视器重新装回包里后问道,“我们先去哪儿呢?”

 

“这个嘛,市中心是肯定要去的,还有这个城市里的各个交通要塞也应该去一下,比如说贫民区和商业区的交叉点。现在具体谁是master还不能确定,所以就先不针对个人住处设置仪器了,毕竟还有一组人没出来呢。不过,日向家还是应该去一下的,毕竟他们好像每回都会派人加入圣杯战争。原本其实还应该去一个地方的,不过……”

 

鸣人的声音停顿了一下。柱间下意识地抬头望去,发现他方才欢快的笑脸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难以言说的惆怅。“怎么了?”他关切的问。虽然才相处了不到两天,但他还是蛮喜欢这个孩子的。

 

“不,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事而已。”鸣人放佛很快就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他摇了摇头,嘴边重新挂上了轻快的笑容。“我们打车去市中心怎样?那样比走路要隐蔽一些。”

 

柱间看鸣人似乎不愿意讨论这个话题便也没有勉强。“我没有意见,”他说。

 

得到答复后,鸣人利落地从兜里掏出了一个画着小狐狸图案的手机,输入了一串长长的暗码。不多时,一辆不起眼的出租车开过来停在了路边。出租车的窗户是关着的,玻璃上的反光也似乎格外的强烈,以至于看不出里面的样子。鸣人走上前,拉开了后面的门率先坐了进去。柱间跟着他进车并关上了门,这才发现驾驶座上竟然空无一人。

 

“这是……”他无语地看着空空如也的驾驶座,终于干巴巴的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按照圣杯给我的信息,汽车这种机器是不能无人驾驶的。”

 

“那倒也不是。”鸣人顿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兴致勃勃地解释道,“无人驾驶的汽车其实有政府在研制的,但是我这个车可和他们的不一样。它是由魔法控制驾驶的,可以随便变换外形,而且还不用加油。只要我在手机里输入呼叫它的密码,他就会在自动确认效率最高的路线后赶到我的坐标附近,这样其他人发现我们行踪的几率就大大降低了。我们今后的交通就要常靠它啦。”

 

“你好像对这些机械什么的很感兴趣。”

 

“没错! 其实一般来说,魔术师是不会使用这些现代的器械的,因为它们的信号和电磁波会对我们的法术造成影响,可是我好歹也是有意外性No. 1 称号的魔术师,所以当然要有些与众不同啦。不过别担心,我刚才告诉你的这些除了我和自来也老师以外没有人知道,连纲手婆婆都不知道,所以我们绝对可以算得上出其不意。”

 

鸣人在说起这些时并没有掩饰他脸上的自豪。柱间看他如此自信满满的样子也笑了。“很厉害啊,”他称赞道,“看来以后我也得多努力,免得让你把事情都给揽过去了,要不然身为英灵的我该多难为情呀。”

 

“本来我们就是搭档嘛,”鸣人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我们走吧,去完市中心后去东城区,然后绕着城市转一圈再回这儿来。估计这一天都得在路上了,幸好我带了泡面……”

 

 

 



回到家时,一轮满月已经高悬在空。鸣人在关上了公寓的门后将背包往地上一放,有些窘迫的对柱间说,“不好意思啊柱间大叔,今天晚上肯定不会再让你呆在虚体化模式里了。那样很不舒服吧?昨天晚上我的魔力还没有从召唤仪式的消耗恢复,所以没把床给你弄出来。待会儿我再去试试。”

 

“……没关系的鸣人。你其实不用这么费心,我们英灵是不需要像普通人一样吃饭休息的。”翠绿色的光斑随着柱间的话在空中聚集,直到柱间本人站在了鸣人身前。“这样虚体化其实也没有什么感觉,反正我本来就是由你的魔力凝聚而成的。这个身体只是圣杯呈现出来的一个幻影而已。”

 

“尽管如此,我也还是想染你住的稍微舒服一点儿啊,至少有张床还是应该的。你可是我真么多年来第一个住客哦,要是把我的名声给坏了那就不好了。我这就给你去架床,你在这儿等一下。”鸣人从椅子上窜起便向他卧室旁边的那个门快步走去。

 

柱间略显无奈地跟着他进了屋。“鸣人,你真的不用这样,我其实挺好的。”他打开那个房间的门,看到鸣人正在屋子的壁橱里翻箱倒柜。“你在找什么呢?”

 

“找床啊,”鸣人头也不回的说,“我记得我把床装在卷轴里了,然后就放在了这里面,应该就在这儿——哈,找到了!”他从壁橱的深处抽出了一个老旧发黄的厚纸卷,展现了一个胜利的微笑。“马上就可以了!”

 

他打开了纸卷——上面的字迹和图案柱间一个都看不懂,但他觉得与他当年实用的封印术颇为相像。鸣人将纸卷完全铺开在地上,随后一掌拍在了那图案的中央。一道闪光后,一张崭新的床就出现在了屋内的地板上。这张床做工简单却不失雅气,和鸣人屋子里的所有其他家具都有很大的不同。雪白的床单和羽毛枕头都一尘不染,床脚处还叠着一摞深蓝色的被子,而柱间一眼就看出了那上面点缀的三勾玉花纹。

 

“原本是给一个朋友准备的。”鸣人揉了揉脑袋,笑声有些干涩,“先凑活着用吧。要是不行的话我明天可以再买一个新的,不费什么力气的。”

 

“鸣人……”柱间的心猛地一沉,放佛坠入了冰窖。他放软了语气,温和的说,“刚才的那个卷轴已经很多年了,可里面的床却还跟刚买回来的一样。就算是魔法,做到这一点也肯定没那么容易吧。你刚才使用的法术我虽然不懂原理,但直觉告诉我,储存一张床根本不必那么颇费心思。


“你的朋友是谁?发生了什么事?”

 

鸣人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只是别过了头,静静地望向了那套洁净的床和被褥,凝视良久。“他的名字叫佐助,”他最终说道,“我们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那时他的全部族人都刚在一场前所未有的火灾之中丧了命,而警察局的人在发现他以后,问了他几个问题就把他送进了孤儿院。那个孤儿院是政府办理的,非常大,整个木叶市里就它一家。我自打出生后就一直呆在那里。哪儿的人员极度短缺,基本上除了吃穿和上学以外就没有人管我们。”

 

“我的父母都是名人——他们是为了保护这个城市而死的,虽然在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佐助的家族在木叶市也一直很有名气,所以我们成了那些孩子们发泄的重点对象。”说到这里,鸣人真心的笑了。“虽然当时很不好受,但其实我还得感谢他们。本来说,在真么大的一个地方,孩子那么多,我是根本没有办法认识佐助的,甚至不可能遇见他,可他们却无意中给了我这个机会。直到今天,我也一直把与他相遇当做我最大的幸运。”

 

“为了避开那些孩子们,我们经常会不约而同地躲到同一个地方,所以也就这样成了朋友。再后来,等佐助稍微大了一点开始看他从家族的秘密存库里翻出来的魔法书时,那些孩子也就不敢再来找我们了。那时候我们还不到八岁。佐助很聪明,东西学得特别快,哪怕自学也是。他也没有因为是他家传的东西而开除我,反而把他能教的最基本的魔法都教给了我。我们就这样一直在孤儿院里呆到了十二岁,然后自来也老师就来孤儿院找到了我,把我接走了。”

 

“其实那时候想要收养佐助的人多得不行,数都数不过来,可是佐助没有跟他们其中的任何人走。他说他不相信他们——因为他们想要的是宇智波一族的继承人,而不是我——他当时就是这么跟我说的。所以那五年以来他都一直陪着我呆在孤儿院里。老师来接我的时候,我还想让他把佐助也接出来和我一起,可是佐助怎么也不让。我想他可能是不想打扰我的新生活吧,可我当然也不能把他一个人丢在哪儿不闻不问。”

 

“跟了老师以后,我开始正式的学习魔术,而一有空我就会去孤儿院看他。我十六岁那年老师帮我弄了这个公寓,这样我好安心的在家里修炼魔术还不扰民。我和佐助都说好了,等他十八岁那年可以自己出院以后就让他搬过来和我一起住。他办理出院手续前的那几天我还去看他,我们一起讨论了好久他的屋子的布置和想做的事情,聊到了好晚。可是就在他办完手续的那天早上我去接他,办事处的人却跟我说他已经提前一天就出去了,没给我留任何消息。在那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也没有听到任何他的音讯。那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

 

鸣人说话的时候,千手柱间一直安静的听着。在此期间,他留意了鸣人的眼神——蓝色的眼睛深如湖泊,漂浮着几丝柔和,几丝惆怅,但更多的是一种坚定。

 

“我想他这么不辞而别应该是发现了什么重要的信息,怕连累我才这样做的。他一直都是这样一个人啊。” 鸣人说着说着便笑了,如旭日的太阳一般明亮。“不过没有关系,他不来见我,我去找他就行了。我想圣杯应该不介意满足我这一个小小的愿望吧。”

 

柱间看着鸣人脸上自信的笑容,自己的嘴角也不由自主地向上挑了挑。“那巧了,”他轻轻地说,“我的愿望也不过是想见一个人而已。让我们一起努力吧,鸣人。”





———————————————————————————————————

收到了喜欢的大大的小红心超开心!再度日更一发~


剧情进展缓慢地想哭,想快点儿写到谈恋爱 _(:з」∠)_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