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花一笑颜

火影圈,老年组是本命,不过也萌六件套。文笔废见谅

【柱斑/鸣佐】时光飞逝 9

圣杯战争背景,一个鸣人召唤柱间,佐助召唤斑的故事。

这章有带土和卡卡西出没,不过CP感不多,就不打tag了。


9. 

 

佐助发动的传送术式把他准确的送回了宇智波基地的入口处。他钻进了工事,点亮了里面的火炬,走到图书馆最后方的一张长沙发后毫无形象的坐了下去,把脸埋进了左手心里。那仍被他揣在兜里的,载着令咒的右手一直都没有松开拳头,指甲都已经陷进了手心,掐出一个个月牙状的痕迹。

 

脑海里独属于漩涡鸣人的影像漂浮不断——从七岁那年的画面一直延伸到刚才相遇的场景。幼小时同他玩耍的鸣人,五年前陪他说话的鸣人,还有刚才哪怕在最后一刻还向他伸手的鸣人在他眼前环绕不止,看得他心神凌乱。在听了斑那天给他的情报后他本以为,即使他再见到鸣人,他也能做到面不改心不跳。埋在心底的愿望会指引着他——在追逐圣杯的道上,他会保证鸣人不受到伤害,但他会以理智客观的态度去看待这一切,冷静的计算得失。

 

他错了。

 

佐助闭上了眼睛。他不得不承认,他其实根本没有准备好迎接他和鸣人的重逢。这五年间发生了太多的事,大部分都是他不愿意跟鸣人提起的。在他追求真相的路上,有那么多人试图诱骗他,威胁他,甚至是企图暗杀他。他手上已经染过了不下十几人的鲜血——这样的他,怎么还配呆在纯正耿直的鸣人身边呢?

 

他甚至想过,等圣杯战争结束他实现了愿望以后就远走高飞,就这样永远离开鸣人的生活。鸣人那么善良,那么乐观,即使没有他也一定会过上好日子的。他背负的是一个沉重阴暗的过去,而他的包袱不应该成为鸣人的累赘,但这一切都在重新见到了他后冰消瓦解。

 

鸣人头顶的光环是如此的吸引着他,以至于那时当机立断的脱身已经是他能想到最好的措施了。在那时,他才真正发现,原来他的心志是那么的神摇意夺,立场不定。他嘴边勾起一个自嘲的笑。


“真是狼狈啊。”

 

 

 

 

佐助在感到一股冷冽的魔力后重新抬起了头。

 

那是斑的气息,而他不能放任自己在那个英灵面前软弱。“你去哪儿了,”英灵现身时他沉声问道。

 

斑无所谓的一耸肩,没有直接回答他。“不是没去打扰你吗?放心,我还没有心思去扰乱你那温馨满满的重逢。”

 

佐助感到眼皮重重地一跳。“我,问,你,去哪儿了,”他咬着牙又重复了一遍。

 

“怎么,约会得约不顺利?”斑被他问的反而更有兴致了,一挑眉毛,嘴角勾起一抹愉悦的笑。他还是没有回答佐助的问题。“那也不怪你现在心情真么不好——不得不说你的择偶标准让我为宇智波的未来深感不安。”

 

“鸣人是个男的,”佐助下意识地反驳了一句,说完后才觉得有些不对。他皱了皱眉。“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只是朋友。你犯不着为与你无关的事操心。”

 

斑笑了。“‘朋友。’现在的情侣外号都是这么叫的吗?”

 

佐助怒目而视,“你——”

 

他还没来得及发作,突然听到一阵诡秘的响声从入口处传来。“斑,”他压低了声音道,“你听见了吗?”

 

斑脸上的揶揄的表情也消失了。“我去看看,”他说,随即化作一道蓝光消失了。佐助全神贯注地发动着感知力——他感到虚体化的斑展现在了图书馆入口处的过道里,随后快步的向前走去。不多时,一阵响亮的吵闹声从过道里响起,中间还夹杂着类似于鸟鸣的声音和雷电的噼啪声。佐助跳了起来一把搭上腰间的剑丙冲了出去。

 

 

 

“喂喂喂你能不能人性化一点儿啊!这么着真的很不舒服的,你们怎么真么不见礼貌!快放我下来!”佐助刚一走到楼道门口就看到了这么一副场景——他的英灵正背对着他,揪着一个品味诡异的面具男的衣领将他双脚离地的举在半空中。在斑的面前不远处一个手持雷电的白发英灵正警惕地望着他们。由于电光太过耀眼,佐助看不太清楚他的长相。

 

被斑悬在空中的男人仍在手忙脚乱的挣扎着,一边折腾一边还抱怨个不停,放佛不是他入侵了别人的领地而是他被人虐待了一样。最后他猛地一甩头,面具被他帅的飞了出去——佐助清晰的看见了他布满了疤痕的右脸。


他僵住了。

 

男人显然也看到他了。他好像忘了自己还被一个英灵揪着衣服举在半空的事实,向他展露了一个特大号的笑容。虽然他半边脸都是可怖的伤疤,但他笑得却很阳光,让人不由得升起了亲切感。“呦,胖助!果然是你啊。”

 

“……小叔叔?”

 

“你认出来啦,”带土笑得更灿烂了。“拜托能让你的英灵先把我放下来好吗?衣服会扯坏的诶。”

 

斑冷着脸转向了佐助。“你认识他?”

 

佐助缓缓点了点头,“认识。他叫宇智波带土。”

 

“这货是个宇智波?”斑嫌弃的白了带土一眼,手下一松把他扔回了地上,转身向佐助走了过来。“一定是变异了。”

 

带土站稳后揉了揉脑袋,随后歪头看了斑一眼。“胖助,这个家伙是谁啊?个子不高可是脾气还挺大的,还有他凭什么嫌弃我?”

 

佐助暗自叹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斑的嗤笑声打断了。他转过头去,只见斑抱臂而立,正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带土。“没想到不但性子上是个奇葩,还是个贤二啊,连谁是你祖宗都看不出来。告诉你,要是我还没有资格评论宇智波的话这天下就没人有了。”

 

在看带土还是一脸茫然的表情,佐助扶额,决定拯救他一把。“他是斑,”他提高了嗓音说。

 

“哦,是他啊,”带土这才恍然大悟,随后略微尴尬的笑了笑。“恭喜啊,胖助,看来这几年不见长本事了。虽然他看起来是矮了点儿但别的也应该还是说得过去的。”

 

佐助扭头看到斑越发阴沉的脸色,摇了摇头为这个敢于作死的叔叔默哀了一下。这样的人真的是想就也没法救了。

 

在这时,一直站在一旁的白发英灵早已收回了他的雷电。他悄无声息的走了过来,一把把手搭在了带土的肩上,口气有些无奈。“少说两句吧,带土,”他说,“再说我可不能保证你不被你祖宗打一顿。”

 

“卡卡西老师?!”听到声音,佐助惊愕地瞪大了眼睛。他身边的斑一挑眉毛,明显是注意到了他的失态。

 

眼前那个常年带着面罩的男人却近乎无动于衷,甚至堪称悠闲地招了招手。“呦,佐助君。好久不见啊。”

 

佐助的紧抿了抿唇。他看了看一脸伪纯良的带土,又看了看挂着神秘微笑的卡卡西——虽然他们是闯进来的,但他现在并没有从的他们身上感觉到敌意。最终的他勉强压下满心的疑问,声音还算平稳地说,“既然来了,那我有些事要问你们。进去说吧。”

 

 

 

 

 

一进图书馆,斑若有兴趣的看着佐助关上了门,转向宇智波带土开门见山的问道,“你为什么还活着?” 

 

“这个嘛,老实说可能也是纯属意外,”带土抓了抓头后回答,“那时候你太小了可能不知道,但是我在你三岁的时候出了一次魔法事故,毁了我半边脸。当时负责辅导我的那个族人怕我在惹出什么麻烦来,再加上我本来就不是一个传统的宇智波,所以后来就不教我了。其实那时我已经快成年了,呆在族里又没事做,所以就找族长谈了谈后自己搬出去住了。当然,我还是时不时的会回来和你们这些小崽子玩儿——小时候你长的好可爱,胖嘟嘟的,可惜现在不了,哈哈。”

 

那个名叫卡卡西的白发英灵轻咳了一声,抬手拍了一下带土的肩膀。“跑题了,”他好心提醒。斑一挑眉,默默的给卡卡西的心里印象又提升了几分——这人在那个贤二的衬托下简直就是天使。

 

“哦。”带土应了一声后继续对佐助说,“我的意思是我不在住在族地里了,话说这么多年来我还是第一个搬出族地的宇智波。族里出事儿的那天白天我刚好又去了一趟和那儿的小朋友玩儿,结果晚上刚到家就听说着火了,而且第二天还没一个人存活下来,除了你。你可能不知道,灭族前那段时间里好像出了一些事,但只有族里的高层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现在也不知道具体的,只知道情况紧张。好像是和魔法师协会发生了什么冲突吧。当时我就觉得可能有情况,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从家里拿了几件衣服就走了,还顺手烧了我的证件扔到了族地里。”

 

“然后一分钱没带的来了我家蹭饭,”卡卡西补充道。“这十几年他一直待在我那里,不过他还是不太放心你,所以让我时不时的去看你一眼。”

 

“嘿嘿,”带土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对佐助说,“那样的情景我也不能去找你嘛,所以也就只能那样了。我也是前不久才知道你也在这场战争里的,所以想过来看看。至于后来的嘛,你也看到了。”他心有余悸的向斑撇了一眼,然后迅速转过了头。

 

斑只是冷哼了一声,懒得理他。

 

“那这些年你都在做什么?”佐助接问,“还有卡卡西,你怎么会变成了英灵?我五年前离开孤儿院之前你还来找过我。难道你在这五年之间死了吗?”

 

“我吗?”卡卡西低头看了自己的手一眼。“我没有死啊,而且我也算不上是真正的rider。现在这个样子只是帮带土一个忙而已。”

 

帮一个忙而已……斑听到这里微微眯了眯眼睛,打量这两人的眼神也越发认真了起来。他还记得,圣杯战争最后一组的召唤仪式与他原先所感知过的都不一样。‘那应该就是他们吧。’

 

遗憾的是,那个贤二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卡卡西只是一直在帮我调查族里的事,”他继续说道,“本来我也没打算藏这么久,只是想躲上几个月看看是不是真的想我所想的那样有蹊跷,要是什么事儿都没出的话我也就回去了。可是火灾后大概一个月,我和卡卡西最好的一个朋友被人谋杀了,就在她工作的那家医院里。有人试图伪装过现场好让它看起来像事故,但是手段并不高明,我和卡卡西偷偷溜去确认的时候就发现了。我就说琳那么聪明,怎么可能会被自己带着的手术刀杀死了呢?”

 

佐助的眼神一冷。“在医院里?”

 

“是啊。本来是两件看起来完全不相关的事,可我们就是觉得很诡异,所以就查下去了。后来我们费尽心思搞出了医院那天晚上的原版的监控录像——原来的都被人处理过了,才发现琳是跟踪了一个戴白脸面具的人去了一个地方后被发现杀害的。她具体跟他去了地方到现在我们还不清楚,不过好在卡卡西认出了那个凶手的雇佣组织。”

 

“嘛,说起来那还算是我原本的同行呢,”卡卡西的声调虽然有些慵懒,但他的眼神却毫无笑意。“那个组织叫‘根,’虽说它和暗部一样也是政府的一部分,但具体情况其实几乎没人知道。我们追踪了它很多年也没有什么实质上的收获,但我们却是发现,就在琳遇害的那天晚上,有一波宇智波族人的躯体被它的人从停尸房运走了。那家医院的官方记载里没有他们。”

 

佐助的神色陡然阴沉了下去。“我的族人都死在了火灾里,都烧成了灰烬,哪儿来的什么躯体?”

 

话说到这里,就连带土的表情也罕见的严肃了起来。“这只是我的猜想,但现在我觉得那火只是掩盖后事的——很有可能在它没着起来之前很多族人就已经被杀死了,而他们的躯体既然出现在了医院里还在这个组织手中肯定没好事儿。”

 

斑暗自冷笑了一下。 果然,他那么多年前的警告到如今还是一语成谶。很久以前,他就指出,宇智波一族其实并没有真正的溶于木叶。他们太古板,太孤高,又太强大,以至于被当时的村民和现在的市民所顾忌。宇智波的族人哪怕一直苟延残喘的存活到了现世的木叶市里,终究难逃一劫——他毫不怀疑,如今的宇智波灭族事件是他人早有谋略的。

 

佐助沉默了。他低着头,抿着唇思考了良久,最后吐出那两个字时声音也很低,近乎微不可捉摸。“……是谁?” 

 

卡卡西摇了摇头。“虽然我们还不知道全部的真相,但是有一件事我可以告诉你——那也是带土来这儿原本要说的。记住,一定要当心一个叫志村团藏的人。”

 

 

 



 

带土和卡卡西走后,佐助独自在图书馆外面的过道里呆了很久。他寂静的站在那里,双手垂在身侧,面无表情。

 

斑看着这样的他,神情柔软了一瞬,但也仅有一瞬。

 

「忍耐一下吧。已经不会太长久了。」

 

 

 

 

 

 

 

木叶郊区,一处废弃的工厂里。

 

“这是我的失职,大人。没想到鸣人君装扮起来居然会和宇智波带土那么像,以至于让那些移土体认错了人。下次我一定会亲自控制他们的。”

 

“不,兜,实际上正是如此我们才得到了意外收获。”大蛇丸阴森的笑了笑。“你注意到了吗,如果你当时透过那些移土体的视角观看场景的话就会发现——就在鸣人君传送了大量的魔力给千手柱间时,他自身周围的魔力不再是他平时的淡蓝色了,而是红色。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知道,”全名为‘药师兜’的英灵恭敬的回应道,“我想某位现在还在市中心的政客先生会很留意您今天的发现的。”

 

“不错,正是这样。更可笑的是他周围的那些人还都没有发现,或者是有意隐瞒?”大蛇丸蜡黄色的眼瞳里闪过一丝恶趣味。“传信给那位先生,说我们已经锁定了他的猎物。”

 

“是,大人。请问我们还要提供别的帮助吗?”

 

“不了。狩猎这样的事,还是让本人去做更有意思,不是吗?你只用告诉他,我很期待的想知道那小子事后脸上的表现。”

 

“是,我会的,”兜抬手扶了一下眼镜后笑道。“我想,那一定是一个精彩异常的场面。”






——————————————————————————————————

几章以前写到了鸣人装扮后的样子哦,不过可能是兜的存在太高调了吧……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