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花一笑颜

火影圈,老年组是本命,不过也萌六件套。文笔废见谅

【柱斑/鸣佐】时光飞逝 12

圣杯战争背景,一个鸣人召唤柱间,佐助召唤斑的故事。

熬夜写东西这种习惯真是不能养啊……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看来今天要出去买菜了啊,”鸣人看着空空如也的冰箱抓了抓头。“下午还得再去和自来也老师商量一下。昨天晚上真是安静,也不知道那些其他的组合都在干些什么的说。”

 

“你在录像里没有看到什么吗?”柱间的声音从客厅传来。

 

“没有。现在身份明确的master只有日向宁次和佐助,可是我在宁次的住处附近布下的监控昨晚都没有发现什么动静。我也不知道佐助这些天一直都住在哪儿,所以也不好设置监控啊。再说,就算我知道,一想到要拿这些东西来监视佐助就觉得有点儿……有点儿那个。”鸣人几乎是嘟囔着说完了最后这一句话。他摸了摸自己的发烫脸颊,使劲的摇了摇头。

 

“不可以往那个方向想啊鸣人,”他这样告诫着自己走出了厨房,顺手拿走了他放在柜台上的钱包。就在他走过客厅的时候,柱间抬起了头。

 

“不伪装一下再出去吗?”他问。

 

“不用了,今天的安排都是在天亮的时候,去见自来也老师的话也应该太阳落山前就回来了。他们总不能大白天的让英灵过来攻击我吧?再说,”他抬手点了点头上的一个隐秘的,带着微型话筒的通讯器,“有情况我也可以随时通知你了不是吗?也幸好昨晚那些人都没有动向,要不然我还没腾出时间给你配一个电话嘞。话说你现在会用了吗?”

 

“会用,”柱间笑了笑。“没想到saber系的英灵‘驾驭’特殊技能还可以这么用,让我对这些电子器械之类的东西掌握的还算迅速。电话我会一直放在响铃模式的,你一旦打过来我就会到你那里去。”

 

鸣人乐呵呵。“看来你把定位系统也搞清楚了啊。真好,那还省得我解释了。晚上再见吧!”

 

“嗯。路上注意安全。”

 

“好好,我会的,放心吧。”

 

 

 

 

上午离鸣人家最近的那家超市人声嘈杂。由于是周末的缘故,平时不常来光临的上班族也加入了采购的大部队,成群结队的漫入超市的走廊里。鸣人活生生的被夹在一群大妈中间,勉强拎着他的袋子顺流而下,最后排队交钱后回到街道上大大的舒了一口气。

 

“真可怕。”他反射性的抖了抖,提起袋子向前走去。天上的太阳还没过正中,离他要去和自来也会面的时间至少还差几个小时。“那就在城里转转吧,”他这样决定着,掏出手机叫来了他的车,将买来的东西扔进了车箱便让它开回了家去。

 

『车厢里有吃的,麻烦把它们放到冰箱里,谢谢啦。』他抬手给柱间发了这么一条短信,按下了发送键。“这下就没有负担喽,”他笑道,随后转身向市中心的方向走去。

 

鸣人已经有些时日没有真正来过市中心了。虽说圣杯战争第一晚的那一战是在市中心打的,但那个公园其实只是城市中心区域的最边境。他穿过了城市的绿化地带走到了商业街的附近,一路上东张西望,走马观花,饶有趣味的观望着木叶近年来添加的高楼大厦。路上的行人各式各色,唯一的共同之处就是他们的匆忙。忽然,一个特立独行的人影映入了他的视野范围——他的脚步嘎然而止。

 

那个人穿着一件素白的上衣,一头鸦羽般的发丝在头上微微轻翘着,结合他瘦削的背影显露出一抹与周围色彩斑斓的世界所截然不同的清冷之气。他默默的站在马路对面一个街道的拐角处,却在鸣人一眨眼的瞬间转身过了街角不见了。

 

鸣人的心在胸膛里剧烈的跳窜了起来。他全身一颤,拔腿就朝着那人消失的地方跑去。刚好,前方马路上的车流被红灯拦截,他顾不得找过马路的行人通道直接就从街上停着的车辆之间穿了过去。他在街上的行人之间来回穿梭着,径直拐过了那个人消失的街角,刚好看到一片白色的衣角在前面的人群中一闪即逝。

 

“佐助!”他大喊了一声,也不管周围行人看向他的诡异眼神便继续向前跑去。街上的人太多,以至于他只能看到属于那个人的星星点点,但幸运的是佐助所去的地方的人好像越来越少了。他不知道他追了多久,也许有两公里吧,不过他的努力最终还是有了回报。

 

身穿白衣的身影一闪,躲进了贫民区的一个小巷子里,没有再出现。鸣人加快脚步追了上去,也一头扎进了巷子中。那个地方很狭窄,一眼就能望到底,而他看到那个白衣翩翩的青年独自走到巷底,在一堵灰色的,毫无特点可言的水泥墙面前背对着他站住了脚步。

 

鸣人的脚步也不由自主的放慢了。他一步一步踏过满地的废品和破碎的酒瓶向他走去,一双天蓝色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眼前的人。近了,近了,一百米,五十米,三十米……

 

鸣人一直走到离身前的人只有几米远的距离才停止了脚步。由于巷子实在太过狭小,阳光并无法直射进巷子里,只能照射到那人身边的墙面上,而那人本身却整个则置身于阴影中。“……佐助?”他轻轻的呼唤了一声。

 

放佛是听到了他的召唤,那人缓缓的转过了身子。那人还是衣袖飘飘,鸦羽般的秀发,雪色的肌肤——那一切都与他朝思暮想的人一摸一样,可他的眼神却透露出一抹宇智波佐助从来未曾显露过的,宛若孩童恶作剧得逞后的眼神。

 

鸣人眼神一冷,随即一手摸向了他藏在袖子里的短刀。他干笑了一声,“你可不是佐助。”他强压着心中的怒火,一字一顿地说,“冒充别人的形象可是不好的哦,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想代替他呢,那我可绝对不会允许。”

 

那个冒充者歪了歪头,笑了。“鸣人君,我就是佐助啊。”

 

这一句话说得鸣人心乱如麻——居然连声音都是和真正的佐助一样的。他咬紧牙关,“你虽然看起来和佐助一摸一样没错,我承认远远看去的话真的和他本人几乎一摸一样。可现在不行了,你的眼神,气质都比我的佐助差的太远了。你最好还是老实交代,你到底是什么人?”

 

“哎呀,说得好像没错呢?”那个冒牌货披着佐助的外壳,伸出一双莹白的手歪头作出扯着腮帮子的愚蠢动作。鸣人眯起了眼睛,有些不忍直视。

 

“停下来,”他厉声喝道。

 

“不嘛不嘛,我喜欢这样玩儿!”那个假冒者说着说着,居然还咧嘴笑了起来,神情癫狂。宇智波佐助棱角分明的面容在他脸上陡然扭曲转变,原本细腻如玉的肌肤竟然又惨白了几分,显露出植物纤维一般的纹路。黑色的头发迅速缩短褪色,变成了难看的绿褐色,清澈的黑眼睛也变成了色泽暗淡的土黄色。鸣人僵在原地的看着这一系列转变,手里越发用力地握紧了他的刀。

 

“你到底是什么?”他沉声问道。

 

“我吗?”变身完毕的白色怪人一歪脑袋。“我是绝。不过,鸣人君现在恐怕没有时间管我了吧,毕竟我们家主人想请你去见他一趟呢。要是他知道你在这儿和我说话耽误了的话,我可是要挨骂的哦。先走啦!”说完身影一闪。

 

鸣人猛地扑上前去想要抓住它,可是那东西却一溜烟似的沉入了地底不见了。就在那时,他忽然听到规律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恍然间一批批带着白脸面具的人从巷子的入口处和周围的房顶上现身,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孤身奋战的话肯定毫无胜算——他们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他当机立断的按下了头上通讯器的按钮。“柱间大叔,”他略微焦急的呼叫着,可随即他惊觉的发现机器竟然毫无反应。那就只好用魔咒了,他想着,并缓缓抬起了右手——

 

“鸣人君。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便不会去那样做。”一个苍老的冷漠男声响起。他顺声望去,发现屋顶处多出了一个与周围面具人都格格不入的老者。他眉眼阴沉,半面布满皱纹的脸都被绷带所遮掩,唯一露出来的一只黑眼球神情冷酷。“这个地方已经被专门针对你魔力的结节封锁,任何与外界联系的方式也已经被我干扰或切断了。我为这一刻对你可是做了充分的研究,而我甚至亲自来迎接你了。你多少也是一个明智的人,我想你现在的处境你很清楚。我的建议是,你可以现在放弃抵抗,而我的人会以最近可能体面的方式把你带走。你说如何?”

 

“呵呵。老头儿,你做梦。”鸣人罕见的讥讽了一声。“我要是不反抗的话哪儿还有脸去见那些支持我,相信我的人?再说,只要不停止反抗就总是会制造出反败为胜的机会,所以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他抽出了短刀,对那些环绕着他的白脸面具人招了招手。“有本事就来吧!”

 

那老者啧了一声。“愚蠢。”他一挥手,随即鸣人只来得及听到了‘嗖’的一声,随后他感到脖子后面一痛。

 

眼前的一切遽然模糊起来,一时间天旋地转。他感到自己双膝发软的瘫倒下去,一阵强烈的晕眩感传来,使他难受的眯起了眼睛。手不由自主的一松,手中的短刀掉在了地上,头也好像重重的磕上了什么东西。‘哦,真是不小心,’他这样想着,随后失去了知觉。

 

 

 

 

 

夕阳透过了窗户,把鸣人家里的所有都镀上了以一层淡淡的金红色。柱间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已经六点了。鸣人自从上午十一点半给他发来的那条短信除外便音讯全无,而他买回来的食物也都早已被柱间归置到了合适的地方。

 

他双手交叠地放在了膝上,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又呼了出去。来回重复几次后,他重新睁眼,抬头又看了一下时间。才过去了几分钟。

 

柱间抬起手叹息着揉了揉额头。他平时总是很注意调整心态,很少有这么坐立不安的感觉,但现在也实在是不爽。不论他怎么去试图说服自己鸣人没有问题,他总是在蒙蒙之中觉得出了什么大事。作为一个生前征战多年的忍者,他一直是很相信直觉的,哪怕那直觉没有任何其他的证据来支持它。

 

‘不行, 下一次绝对不能让那孩子再独自出门了,就算他说出花儿也不行,’柱间这样想着,忽然听到了一着略显仓促的敲门声。

 

“鸣人!”柱间赶紧起身走到门前,看都没看就将门一把拉开了。“你可算回——自来也先生?!”

 

“柱间先生,”站在门口的自来也有些忙乱的回应了一声,随后急切地问,“鸣人在家吗?”

 

“没有。”柱间的脸色蓦然严峻了起来。“他没有去您那里?”

 

“哎呀呀您不知道啊,我等了好久都没见到他,所以我才找过来了。这小子跑哪儿去了都不跟人说一声,我实在是——嗨,糟心,实在是糟心!”自来也一边说一边拍着大腿左盼右顾,好像希望鸣人下一刻就会从餐桌后面蹦出来一样。

 

柱间示意让自来也进屋再说,随后关上了门。“自来也先生,请您先冷静一下,告诉我是什么情况好吗。”

 

自来也瘫坐到了餐桌旁的椅子上,深深吸了一口气。“抱歉,刚才是我失态了。是这样的,本来鸣人和我约好了下午四点半在您家的老宅里碰头,可是一直等到了五点都不见人来。鸣人虽然有时会比较懒散,但他一般还是相当守时的,所以我那时就纳闷儿了。我去了好几个他平时在城市里爱逛的几个地方都没看见他人影,后来实在是心急才找到这儿来了,也就是这样。”

 

“四点半……”柱间低头想了一会儿,随后倏然站起身来。“今天上午十一点半,他从离这里最近的超市门口给我发了一个短信——我那时看到了他手机上的定位。这样吧,我们去电脑屋里把他今天所有的位置坐标都调出来,应该可行,不过这我需要您的帮助。我想您对这些电子设备的了解肯定比我的要多不少。”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自来也也站了起来,转身向鸣人家的电脑屋走去。“不过,这个魔力定位系统是我和鸣人不久前才新开发出来的——可能会比较不稳定,尤其是在受到魔力限制的情况下还可能会失效,但现在也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以防万一,我会把监控录像也调出来的。”

 

柱间没有质疑他的话,只是点了点头。“好,那就麻烦您了。”

 

 

 

 

 

 

集结着监控和定位系统所给的信息,柱间和自来也一同将鸣人失踪的地点确认在了市中心较外围的区域。

 

“就是这里,”自来也指着马路一侧的人行道说,“他的定位系统最后发射的信号就在这里,后面就没有了。监控录像也只显示鸣人跑过了马路,拐过了那边那条街。”

 

柱间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鸣人供给我的魔力还没有被切断,所以他暂时应该没有性命之忧。我们会尽快找到他的。”

 

“然后狠揍他一顿,”自来也咬牙切齿的说。

 

两人快步走到了自来也刚才指出的街道拐角处。“现在怎么办?”自来也转向柱间问道。

 

“……稍等。”柱间说罢,闭上了眼睛。待他重新睁开眼时,鲜红色的纹路已经爬过了他的额头和双眼周围的区域,散发出纯净的魔力。“好了。现在我能感知到鸣人留下的魔法痕迹。就算他一点儿魔法也没的使用,他所经过的地方也还是会有一点印迹的。”

 

自来也点了点头。“这是仙术魔法吧,我多少也会一些。一起来吧。”

 

他们顺着鸣人所留下的痕迹一点一点的顺藤摸瓜找了过去。即使有柱间的仙术帮忙,进展也还是很缓慢,因为他们需要把鸣人独有的痕迹从上千个在那里经过的人的痕迹当中找出来。渐渐的,柱间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儿,而自来也更实际的手足无措。他们都知道,越拖延下去对鸣人越是不利。

 

良久后,自来也终于爆发出一声欢呼。“这里!他往这里去了,气息很明确!我先去看看。”说罢,他便向不远处一个小巷子的入口处飞奔而去,而柱间紧跟在他后面。

 

不多时,两人便到了巷子的底端。柱间伸出手,轻轻的摸上了身旁的一面水泥墙。

 

“……这里有过一个魔法师的据点,”他说。“应该是不久前才被废弃的,时间推理大概是在三天以内。魔法的气息很熟悉……好像是那个叫佐助的孩子的魔力。”

 

“佐助?!” 自来也惊呼出声。“宇智波佐助,你们找到那孩子的踪影了?”

 

“是啊。一天前还见到过一次,虽然我没有和他说话。”柱间微笑了一下。“鸣人倒是还和他说了几句。”

 

“佐助……”自来也埋头沉思,眉头皱得几乎要连成一条线。“不会吧,难道鸣人这一出玩儿失踪是因为到佐助那里去了吗?”

 

“虽然我也希望是这样,不过我觉得机率渺小,”柱间沉下声音道,“不过为了更好的确认情况,我觉得还是有必要看一看的。”

 

自来也略微犹豫的看了他一眼。“您能一个人去找那个宇智波孩子吗?我想回去再看看录像,说不定能在看出什么别的线索来。抱歉。”

 

柱间沉默片刻后摇了摇头。“没有关系。您去吧。” 

 

“真的吗?他的据点我可不知道在哪儿,要不算了,还是一起去得了,我回来再看也不迟。”

 

“……不,还是我自己去吧。地点您不用担心,这件事我有分寸的。”

 

“这个,您确定行吗?”

 

“嗯。”

 

自来也细细的看了柱间一瞬,神色沉静了下来,放佛下了什么决心。“好,那就拜托了。”他说完后对柱间半鞠了一躬,随后转身跑出了小巷。

 

 

千手柱间独自一人站在了小巷里,低头沉思了片刻。激发了仙术的他现在感知力空前绝后,概括了近乎半个城市之多。他只要稍具精神就可以知晓这半个城市里那里魔法云集,甚至如果他全神贯注的话可以细到分别每一个人独特的魔法印迹。他并没有那样做,因为那样太耗费魔力而他不知道鸣人现在的状况,但即便只是大范围的探查,他也还是明显的探查到了那股刻入骨髓的力量。

 

虽然时光早已流转,昔日的查克拉也转变成了魔力,他也绝不会认错。“不好意思啊,斑,”他轻声呢喃道,“看来这次是我不得不打扰你了。希望你不要太生气啊。”

 

 

 

 


——————————————————————————————————

这章写到的老头儿虽然没提名,不过我想大家也能猜出他是谁吧。

评论(10)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