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花一笑颜

火影圈,老年组是本命,不过也萌六件套。文笔废见谅

【柱斑/鸣佐】时光飞逝 14

圣杯战争背景,一个鸣人召唤柱间,佐助召唤斑的故事。

前文链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佐助一回到基地就觉得气氛有些怪异。他能感觉到他的英灵正在基地里,但和他在一起的好像还有另一个人的气息。“斑?你在做什么?”他皱了皱眉,走上前去推开了图书馆的门。

 

图书馆背面传来一阵仓促的声响。佐助循声而去,在图书馆的最后面找到了斑和一个从未见过的男人。两人都有些惊愕地望着他,而他则注意到斑身上平日里一尘不染的传统式长族服上有一些褶皱。

 

佐助感到他的眼皮剧烈的一跳,干巴巴的开口:“我打扰了些什么吗。”

 

“不。”还是斑率先反应了过来。他抬手整理了一下领口的功夫,神情便又回到了以往的淡漠。他对佐助挑了挑眉毛。“你今天回来的还挺早。”

 

“小叔叔说他们一会儿回到这边来。”佐助随口解释了一句后转向了旁边那个看起来莫名有些心虚的黑长直。“你是谁?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

 

“哦,我怎么把这事忘了?”那个男人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后温和地笑了起来。“很高兴这回能正是见到你,佐助。我是鸣人的英灵。那天你们会面的时候我见过你,可是你没有见过我,是我的疏忽。我叫千手柱间——我和斑已经认识很久了,今晚过来请你们帮我办一件事,所以他才把我带到了这里。”

 

“这样啊。”佐助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这个解说。“原来你就是千手柱间。既然是斑带你来的,应该是很重要的事情吧。是什么?还有鸣人呢?他怎么没和你一起?”

 

那个历史闻名的英灵叹了一口气。“这正是我刚和斑说过的事情。鸣人就在今天下午不见了,我想请你们帮我把他找回来。”

 

佐助的心跳仿佛忽然间漏了一拍。他瞪大了眼睛,右手下意识的搭上了腰间的剑鞘。“不见了?”他重复道,“怎么会不见了?”

 

“我们也不太清楚,”柱间沉声答道,“我和斑商量了一下,初步列出了几个可能性,可耽误之急的还是要搞清楚是什么人带走了他。一旦知道他们的身份,我们就能摸清他们的行踪并且找到鸣人。”

 

佐助错愕的眼神转向了斑,但英灵只是挥了挥手。“我已经替你答应了柱间的请求了,”他漫不经心地开口。“料想这种事你也不会拒绝。”

 

 “你知道鸣人原先和谁有过什么过节吗?或者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你现在知道的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帮助我们找到他。”柱间一番话正色直言。

 

“……鸣人一直都是一个耿直的人,”佐助沉思了片刻后缓缓说道。“要是说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的话,其实我也不知道太多。我知道他是上一任市长和木叶魔法协会主任的亲生儿子,不过他告诉过我他的父母都在他出生的时候就过世了。我也不知道这对我们找他会有什么帮助。”

 

柱间皱了皱眉,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忽然顿住了。“来人了。”

 

佐助倏地站起了身。“应该是小叔叔他们来了,我去看看。”说完,他脚步有些踉跄的离开了图书馆。这两天发生的事实在太多——他需要一点时间冷静一下,哪怕就几分钟。他脚步蹒跚的向地下基地的入口处走了过去,脑海中混乱一片。谁会想绑走鸣人呢?除了他已故的双亲,鸣人没有任何政治联系,也没有任何经济上的富裕可言。一个不参政的魔法师是很难找到可靠的收入的。为此佐助曾多次劝说过他,但鸣人的答案总是一样的:‘我的意志还不够坚定。’后来他走了,也就没再提起过。

 

“呦,胖助,想什么呢?”带土的声音在他耳边蓦然响起。佐助轻轻的深吸了一口气,迫使自己的情绪重新缓和。

 

“没什么。”他转向带土和跟在他身旁的卡卡西,冷淡地说,“你们来的正是时候——我刚刚才知道出了点麻烦事,正好你们来了可以一同商量一下。跟我来吧。”

 

“是吗,”卡卡西面罩后的嘴形弯了弯。“我们也是有重要情报的哦。那就一起来吧。”

 

 

 

 

一席人都就坐后,简单介绍了几句便直奔主题。

 

“时间紧迫,我就不废话了。”带土第一个发言。他转向佐助,用难得郑重的语气说,“胖助,我今天和卡卡西一起出去时撞见你哥了。他和我们少说了几句,其中最主要的是他现在是一个叫日向宁次的年轻人的英灵,而这个年轻人家中有一个权威很高的人也是一个master,好像是你哥的御主的叔父。最近这天那个叔父一直让他们去把守一个政府办公楼的外围。我们碰上他的时候他刚好趁着小御主不在进去逛了逛,发现了一个很大的地下工事和一只关着的金毛儿。”

 

佐助心中一颤——他一抬头,看见柱间的眼神也是为之一振。“你确定他说的是一个金色头发的男青年吗?”对面的英灵率先问道。

 

“确定,”卡卡西插话说,“虽然没能亲自溜进去证实,但根据鼬的描述,应该是鸣人没错。当时我和带土也是很惊讶,不过最令人担心的还是后来的事。鼬说,那个地下工事里有很多带着白脸面具的人来回穿梭,而且保密和防范工作似乎很严谨,如果他不是特被安排在那里做看守的话估计即便是英灵都很难那么容易就溜进去。那里的魔力探测系统太强了。”

 

“白脸面具……”佐助的眼神陡然锐利了起来。“你们是说,鸣人之所以出现在那里和你们那天所说的‘根部’有关系?”

 

带土支着胳臂向前倾了倾。“应该没错。这不是我们发现过的第一个根部基地,但这个还是规模最大的一个。当然,人是肯定要救的——虽然我没和鸣人亲自接触过,可四代市长还在魔法协会当主任那时怎么也算我们和琳的半个老师了。要是他知道我们没去帮他捞孩子肯定会从天堂下来打死我们的嘞。”

 

柱间皱了皱眉。“这些人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他问。

 

“暂时还不清楚。”卡卡西摇了摇头回答。“那时鼬的小御主就在附近,所以我们没多说,只留了个联系方式。他今晚会再找机会进去看看的,说到时候搞清楚了会和我们联系。”

 

带土摸了摸下巴。“鼬好像原来也和团藏有过什么联系,不过具体情况就只有他知道了。自从发现了根部的存在以后,我和卡卡西都在留意着志村团藏的动向,已经基本上可以确认他就是根部的领头人了。我们今晚开始会更加紧密地观察他的行踪,一旦联系上了鼬也会通知你们的。”

 

“各位,真的很感谢你们的帮助。”千手柱间站起身来,十分得体的举了一躬。“我和鸣人都不会忘记你们的善意的。”

 

“哎呀,您不用这么客气。”带土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傻笑了起来。“本来我和卡卡西就对圣杯没什么兴趣,能帮上你们当然好啦。话说,您还是我小时候的偶像嘞。”

 

“啊?是吗?”这回轮到柱间不好意思了。他低下头,嘴边的笑意染上了一丝微不可见的惆怅。“我并不是什么圣人啊,怕是担当不起你这个称呼了,带土。”

 

“不对。”一声干脆的反驳吸引了屋子里所有人的目光。一直没有发话的宇智波斑此时正从座位上直起了身子,表情是佐助在这几个月里所从未见过的认真。他黑得发亮的眼睛扫过了他们所有的人,最后不容置疑地落在了千手柱间的身上。

 

他对他说,“你担得起。”

 

 

 

 

 

鸣人现在已经分不出黑天白昼了。他在那个冷冰冰的地上躺了不知道多久后终于还是站了起来,完全出于无聊的在那空间里面锻炼。当他做到第一百八十六个俯卧撑后忽然听到了一阵刺耳的喇叭声,害的他连忙匍匐在地用双手捂住了耳朵。

 

‘肯定是那老头儿又来祸害了,’他想,可是过了几分后那个苍老阴森的声音并没有从喇叭里传出,头顶的灯也没有像团藏来的那次一样一发全开,而是一个接一个的亮了起来,给了他充分的时间适应。更出乎他意料的是,半响过后,喇叭里居然传出来了一个年轻的男声。

 

“你好,鸣人。我想你的名字应该就是鸣人吧。我的时间不多,请你现在一定要听我对你说的话。”

 

鸣人疑惑的歪了歪头。“你是谁?”他问。

 

喇叭另一端没有立即回答,只有一个清脆的‘啪嗒’声回应在了耳边。鸣人抬头望去,长大了嘴巴发现正前方的一面墙壁上方陡然变得透明起来,变成了一块厚重的玻璃板。他瞪大了眼睛,终于看到了玻璃板后面站着一个并不陌生的男子。“Lancer!”他不由得惊呼出声。

 

那男子轻轻点了点头。

 

“是我。我会帮你出去的,只是现在还不到时间。今天晚上,志村团藏的人就会来到这里,把你带到这个基地更深处的一个地方来施展抽取你体内尾兽的程序。不过,为了让他们的器械能够顺利的剥离尾兽,他们会在把你放上去后解开你身上的魔力封印。我会在那时切断这个基地的供电从而协助你逃出去。一旦电流被切断,他们的器械就会停止运转,而你就会有机会了。外面自会有人接应你。”

 

“……那个,我是想谢谢你啦,”鸣人看着lancer,抓了抓自己的一头金毛。“不过你为什么要帮我的说?还有你怎么知道的那么多?说得难听一点儿的话,我现在还不敢相信你诶。”

 

“你的质疑我可以理解,”lancer有礼的回答道。“一笔带过的话,之所以帮你是因为我并不认同志村先生的做法,要说是有些私人上的过节也不算错。以至于为什么知道那么多,我想是因为我的御主和我都被派作这里的临时哨兵了,再加上我自己的好奇心吧。其中接应你的人有一个叫旗木卡卡西,我想你应该熟悉这个名字。”

 

“是真的吗?”鸣人在听到了卡卡西的名字后难以掩饰的露出了喜色。“那太好了!把我抓到这儿的那个糟老头儿叫团藏是吧?真是受够了他了,等我出去一定要把他给好好儿收拾一番的说。居然连打他的机会都没有就把我给逮过来了,实在是晦气了。”他愤愤的哼了一声。

 

Lancer看着他这幅表现,轻笑了一声。“团藏之所以能如此准确的防范你不是没有原因的。他是一个非主流思想的人,已经使用夹杂着魔力的电子机械很多年了。他所使用的抽取尾兽的器械是一个从别的国家引进的技术,诨名‘外道魔像,’据说能从人体中抽取大量的魔力但因为对被抽者的性命有极大危害而被国际魔法协会禁用,但私下里仍有人使用。你对他没有防备,栽了一下也不足为奇。”

 

“哈哈,下一次绝对不会让他得逞了。”鸣人拍了拍胸脯,展现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那么就拜托你啦。话说,我还是觉得你很眼熟的嘞。”

 

“很遗憾,我想你还是认错了。我很确认我生前从未见过你。”Lancer稍皱了皱眉,但还是礼貌的回应道。“祝你好运,鸣人。”说罢,他转身离开了玻璃板的前方。

 

鸣人望着lancer 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虽然那个男子一口咬定没有见过他,但他还是莫名的觉得似曾相识。难道是……

 

忽然间,一道闪电在他脑海里划过,让他猛地瞪大了眼睛。“等一下!”他对着英灵的背影不顾一切的大喝了一声。“喂喂!Lancer,等一下的说!”

 

Lancer离去的脚步一顿,随后又转过身来。“怎么了?”

 

鸣人看着他的脸,与记忆中的画面再度确认后笑了。“我想起来你是谁了,”他说。“你是没见过我的没错,可是我见过你。或者跟确切的说,我见过你的照片。这事儿也怪我没早点儿想起来——我还在孤儿院的时候佐助给我看过了他的全家福,而那照片上就有你,和你现在的长相也没多大区别。当时他对我介绍你可还是很自豪呢。你是佐助的哥哥,宇智波鼬,对不对?”

 

说话时,他一直仔细的观察着男子的眼神。当他眼中流露出一抹无法掩饰的惊讶时,鸣人就知道他猜对了。“……你认识佐助?”Lancer,或者说是宇智波鼬,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当然!” 鸣人爽朗地笑了,一双蓝眼睛炯炯有神。“我们在他刚到孤儿院不久就认识了,现在已经快十五年了啊。”

 

“原来是这样。”宇智波鼬低下了头,沉默了片刻。“那他……这些年怎么样?过得还好吗?”

 

“抱歉啊,最近这几年我真的不知道。”鸣人的眼神暗淡了几分。“本来我们说好了从孤儿院出来后一起住的,可是他后来好像发现了什么和当年灭族有关的事然后失踪了五年。我前两天又重新见到了他,可他好像心事很重,不愿意和我说话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圣杯的原因。毕竟他和我一样是一个master啊。”

 

“佐助现在是圣杯竞争者?”英灵的声音明显向上提了几个分贝。

鸣人点了点头。“是啊。虽然我不知道他具体想要的是什么,但也不难猜测他的愿望是和他的家人有关。”

 

“真是这样吗……”鼬垂下了眼睛,神情有一点怅然。沉默片刻后,他的目光又回到了鸣人脸上。“谢谢你告诉了我。”

 

“你不打算去见他吗?”鸣人问道,可是鼬已经转过了身,示意这次的谈话到此为止。

 

“……我自己会有打算的。祝你今晚好运。”他简单的回应了一句,随后化作一道红光消失了。他临走前并没有忘记还原现场,于是很快鸣人头顶的灯就又熄灭了,面前的墙壁也重新变回了好似水泥墙一般的单面玻璃。

 

在黑暗中只剩下了鸣人静静直视着鼬刚才离开的地方。他凝视了良久,最后,咬了咬牙。






——————————————————————————————————

今天的剧情也在缓慢前进ing……

评论(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