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花一笑颜

火影圈,老年组是本命,不过也萌六件套。文笔废见谅

【柱斑/鸣佐】时光飞逝 15

圣杯战争背景,一个鸣人召唤柱间,佐助召唤斑的故事。

今天意外有事儿,短更一发吧。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千手柱间坐在一张小桌前的凳子上,眼前摆着一份木叶市市中心的地图。他的眼睛直直的盯在地图上,仿佛真的是在全神贯注的观察着,但其实他的心神早已漂移到了站在他身侧的英灵身上。以他现在的角度看不到斑的神情,可那个男人低沉悦耳的声音却是如此清晰的回荡在他耳边。多年前二人一起在火影办公室里通宵达旦的场景不断从他眼前闪过——那时斑也会像现在一样站在他的座位旁边,用他富有磁性的声音指出他的错误,或者同他一起商讨新的方案。

 

他嘴边浮起一个清浅的笑容。是啊,那时他还并没有发现自己对斑的心意,只是会在那些两人独处的时光里感到一种难以言说的满足,可现在不一样了。一千年的时光都已经过去,而他们分别的时段比他们在一起的时段又长久了太多。如今,他珍惜着这个人的每一举动,恨不得将他的一颦一笑都烙在自己的心间,回味不尽。

 

斑正在给他讲述近期的情况转变,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走神。“按照带土那小子刚给我们的情报来看,根部基地的入口应该就在这座大楼的底部。”他伸手指向了地图上的一处,黑色的手套衬得他的手更为修长好看。“地点倒是很有讲究。这是城里地系轨迹集中最密集的地方,你家老宅的那块地儿除外。我猜测,他们应该利用那些轨迹的魔力建造了什么约束魔力的结节。带土说他曾试图和卡卡西一起潜入找到鸣人的位置,但那里面建的很复杂,而且法术受到严重限制,以至于连感知力范围缩小到了不到五米。”

 

“听起来有些麻烦啊,”柱间摇了摇头,笑的有些难为情。“那看起来我在今天晚上的行动里是出不了多少力了。从现在的局势看来,鸣人的魔力确实是被人封印了——他现在供给我的魔力只能勉强支持我维持实体化模式,那应该是圣杯签约所能保证的极限。以我现在的能力或许连个树苗都种不出来啊。”

 

斑啧了一声。“今天日出后我会亲自去看看地形。虽然直接打掉那个碍事儿的结节会方便行动很多,但那样可能会更费时间,所以就算了。晚上动身的时候多派几个分身去,趁早把你那个不省心的御主弄出来。现在看你这个样子实在是不爽。”

 

柱间揉了揉头,软软的抗议了一声。“又不是我故意的……”

 

“正因为这次不是你故意的才饶了你一回。”斑冷哼。“你恢复正常后,我们终归还是要有一战。我只希望在那一刻到来时你能让我尽兴。”

 

“如果只是陪你打一架的话我很乐意,”柱间转头望向了他,温和地回答,“不过,斑,你最终的目标还是圣杯吗?”

 

斑一挑眉。“是啊。它是我来到这个时代的理由。”

 

“那你的愿望是什么呢?”柱间又一次的试探道。他一把握住了斑莹白如玉的手腕,直视着对方浓墨一般的双眼,诚恳地说,“告诉我好吗?你的梦想里有没有我都没有关系,我只是不想再与你背道而驰了。如果可能的话,这一次。我想和你一起走。”

 

斑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惊愕,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他转过头去,嘴边勾起了一点琢磨不透的笑,最后给出了一个不咸不淡的回应。“以后会有机会的。”

 

 

 

 

 

 

黎明时分,东方的天边刚刚染上了几抹段红时,宇智波鼬轻而易举的绕过了层层看守走进了日向宗家的大宅。他脚步从容,在宅子里错综复杂的走廊之间穿梭时并没有变现出丝毫的迟疑。不多时,他就从宅子的大门口绕到了一处偏僻的庭院里,那里呼啸声和短暂的呐喊声正在不断传出。

 

鼬走进庭院后,如他所料的看到了一个身着绿色紧身衣,顶着锅盖头的高个子英灵正在无比卖力的训练着。他每一个出拳,每一个扫腿都伴随着空气被逼开的‘呼呼’声,而他每完成一个系列动作便会欢呼一声,仿佛给自己助威一般。不过,这些宇智波鼬倒是已经见怪不怪了。

 

锅盖头英灵转身一出拳,猛地抬头看见了他。“呦,鼬桑!”他兴奋的大喊了一声,完成了手头的动作后便赶了过来迎接他。“早啊!昨天一晚上都没看到你和宁次啊,你们去干什么了?”

 

“凯先生早上好。” 鼬礼貌的回应了一声后说道,“我和宁次昨天被日向家督派去看守一个地下工事了,所以你没见到我们。”

 

“啊,原来如此啊!”迈特凯活力充沛地亮出了一个足以闪瞎人眼睛的千瓦特笑容。“虽然他是我的御主没错,可日向日足先生还是有些缺乏青春的活力的——这些天我一直在试图向他说明这个,不过他好像不是很愿意听。但宁次还是有很大希望的!看守的怎么样?虽然听起来有点儿枯燥,但这也是磨练的一部分吧,这样他的青春之火才能够燃烧得更加旺盛!”

 

鼬轻微的甩了甩头,略微苦笑了一下。“凯先生还是像以往一样精神抖擞啊,”他说,“其实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有关于这个看守的职位的。是这样,我在昨天就位后发现这个工事里的人实际上是在做一些让人齿冷的事情。他们关押了圣杯战争中的一个年轻的御主,想要抽干他所有的魔力,然后杀了他。这个御主是我弟弟很要好的人。虽然这有些不符常理,但我还是想请你今晚帮我去把他救出来。”

 

“这样啊,”凯揉了揉下吧,开口时难得一见没有用感叹号。“你的主意确实是比较不合常理,不过那些人的作风听起来也不是什么抱有青春含义的。你刚才说他是圣杯战争中的御主?是谁?我们见过吗?”

 

“见过一次,”鼬回答,“第一天晚上与我们交手的英灵御主组合中就有他。”

 

凯兴奋的挥了挥手。“哦,我知道了,是那个金头发孩子吧!他和他的英灵都是很有青春的人,我还想和他们好好较量一番呢!与圣杯战争中的每一个英灵战斗是我的梦想,要是让他们其中一个以这么不光荣的方式退场的话太不仁道了——放心,我跟你去就是!说吧,到时候需要我做什么?”

 

鼬深深地点了点头以表谢意。“其实不用你做很多。接应的人手已经联系过了,只是控制着电源的密码比较复杂,共有五个。虽然看起来不太难,但它们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变的,所以如果在解锁的时候你能帮忙解决其他看守那就很好了。”

 

“没有问题!”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我最近也没怎么好好活动了!话说,迄今为止我已经和日足先生的盟友的英灵都较量过了。虽然那个黑乎乎的先生和那个戴着眼镜的人士都没什么青春感,不过我还是很期待和你决斗的,鼬桑!你是一个富有青春之火的人——等我们御主的合作解除后我一定会来向你请教的,我想那一定会是一个很精彩的场面!”

 

 

 

 

 

 

折腾了快一天一夜的时间,鸣人最后还是勉强盒上了眼皮。只可惜,他刚还没睡上多久就被头顶陡然开启的灯光给晃醒了。他半梦半醒的恍惚了片刻后,坐起来使劲揉了揉被光线刺痛的双眼,再定神一看发现面前关押室的门不知什么时候被打开了。

 

两个穿着一致的白脸面具人正站在敞开的门口前盯着他,而跟在他们身后的还有至少四五个人。他们其中没有一个人说话。“排场够大的啊,”鸣人干巴巴的笑了一声。“这么快就到时间了吗?你们到也够性急的。”

 

那两个站在最前方的人同时向前踏了一步。“按照大人的命令,我们将负责把你转移到这里的另一个关押区,”其中一个人用冷漠空白的声音说道。“由于今晚的抽取需要你保持清醒,这次我们会破例而不使用迷药。若你配合,我们会准许你自己步行,而你若不愿配合我们则会在打断你的四肢后将你带过去。这是你的选择。”

 

“还真是选项丰富啊,”鸣人吐槽了一句后挥了挥手。“好吧,我配合你们的说,不过能告诉我为什么要挪地儿吗?我在这儿住得还挺舒服的嘞。”

 

两个面具人没有一个搭话,只是挥手召唤了一下身后的同伙。一行人将鸣人的双手五花大绑并蒙住了他的眼睛后逼着他原地转圈,直到转得他头晕眼花,跌跌撞撞后才罢手。随后,鸣人感到两个人一人架住他一条胳膊,就这样拽着他向前走了。

 

他们走了放佛半个世纪一般。由于眼前一片漆黑再加上转了圈的缘故,鸣人走的不是很稳,几乎每走两步就要踉跄一下。那些拉着他的人并不会理会他,只是自顾自的向前走,害的他好几次都差点儿摔倒在地。终于,他们将他推进了一个新的空间,为他松了绑解了眼罩后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鸣人眨了眨眼后左盼右鼓了一番,发现这个新的关押室和他原来的那个没有任何差别。要不是地上少了他昨晚对团藏啐的那口痰,他都要以为这不过是一个冷酷的恶作剧罢了。

 

为什么现在要更改他的牢房呢?难道说他们发现了昨天晚上有人来见过他吗?想到这里,鸣人心中陡然一惊。‘不过,他们应该没有搞清楚是谁,因为如果他们知道了是鼬哥的话团藏那糟老头儿一定会当面告诉我来炫耀一番的,’他自我安慰一般的想。

 

‘唉,现在只能希望他们没有察觉出鼬哥的计划了。’

 

 

 



————————————————————————————————————

这几天意外比较忙,还是会更新但是可能章节会比平时要短一些。见谅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