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花一笑颜

火影圈,老年组是本命,不过也萌六件套。文笔废见谅

【柱斑/鸣佐】时光飞逝 16

圣杯战争背景,一个鸣人召唤柱间,佐助召唤斑的故事。

这章剧情进展ing,CP感微不足道。抱歉_(:з」∠)_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不知出于什么缘故,鸣人换到的那间新的关押室里并没有被熄灯,以至于他连拿睡觉来打发时间的权力都被剥夺了。在漫无尽头的等待里,鸣人的金毛被他在烦躁之中抓了个乱七八糟,小小的隔间也被他来回来去的走过了不下几百遍。无聊感和一种难言的焦虑感毫无排斥的互相交织在一起,简直让他如坐针毡一般难受。

 

他就这样一直在这种混杂的情绪里煎熬了不知多少个时辰,最后忍无可忍,以至于当那些白脸面具人再次闯进来后鸣人反倒松了一口气,露出一个解放了一般明朗的笑容。“喂,你们终于来了!我在这儿等的都快长草了的说。”

 

率先进门的那两个面具人脚步明显的停顿了一瞬,随后面面相顾。如果能看到他们面具后的表情的话一定会很有趣儿,鸣人想。“还等什么呢?”他忍不住开口嘲讽了一句,“反正我这一整天哪儿也没去,正想出去活动活动呢。你们不是来带我出去的吗?”

 

右边的那个似乎年长一些的面具人最先回过了神。他对他的同伴微微摇了摇头后转向了鸣人,冷声说道,“团藏大人说是时候了。规矩我们的人原先跟你说过——既然你已经准备好了,那就走吧。”

 

这一次,他们并没有给鸣人套上眼罩,只是一人一手抓着他的肩膀将他带离了房间。为了防止他逃跑或者闹事,其中一个人抽出了短刀牢牢地抵在了他的后心处。在行进的过程中,鸣人一路东张西望,尽可能的把所经之处的特点都记了下来。那两个人也没有管他,可能是因为觉得他不久就会是个死人了吧。

 

在走过了不知第几十个走廊后,那两个面具人夹着鸣人在两扇没有标记的铁门面前站定。其中一人掏出了一张钥匙卡往门上一插,随后将门拉得大开。厚重的铁门打开的那一瞬间,鸣人清晰的听到了门后什么巨大的机器运转的轰鸣声——即使是他做过心理准备也还是默默的演了一口吐沫。

 

开门的那人转向了鸣人,口吻淡定的道,“这里便是外道魔像的所在地。进去之后,我们会在把你锁定好了以后解除你身上的魔力封印。在那之后,你的魔力便会逐渐的恢复,不过我们不能确保你能活到重新使用它的那一刻。祝你好运,漩涡鸣人。”

 

鸣人只是神情凝重的瞪了他一眼,并没有回话,只是在被带进去的那一刹那微微攥紧了拳头。‘拜托了,鼬哥,’他在心中呐喊,‘你可一定要快一点儿啊。’

 

 

 

 

 

“这里的人看来都极为缺乏活力啊,鼬桑!”迈特凯兴奋的大喝了一声,一脚踢飞了又一个试图绕过他的白脸面具人。“点燃这些人青春的道路会很长啊!你还有多长时间弄好啊?”

 

“快好了。”鼬眯了眯眼,尽可能聚精会神的思考了片刻,随后一阵飞速的键盘敲击和一个微弱的‘咔哒’声表明了他离电源的总控制板又近了一步。“还有两个就行了。你还好吗?”

 

“我好的很!嘿!”凯一拳挥出又揍翻了一个面具人。“我能这样再打上个三天三夜,哈哈!”

 

“……好吧。”鼬的眼角一抽,转过头去继续工作,没有再回应。

 

 

 

 

 

 

“大人。如您所料,今晚确实有情况,不过不是我们原先所想的那个。”

 

“出什么事了?”团藏阴沉着脸问道。

 

“刚才十分钟,我们与C区负责看守总电源的人失去了联络,应该是被人袭击了,”那个根部人员解释道,“昨日我们发现有人去过了关押漩涡的隔间,于是按照您的指示给他换了位置并且在原来的位置布下了陷阱。我们原本以为,来救他的人会直奔他所在的牢房去直接将他带走,不过现在看起来他们似乎是想以切断电源来扰乱整个基地然后动手。”

 

“九尾的抽取程序现在进展到几分了?”

 

“负责人员刚刚传来的消息说是已经固定了容器并解除了他的魔力封印。抽取程序应该随时就会启动,但是如果电流被切断的话可能会被迫终止。”

 

“……哼。竟然如此的把握时机,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他们早有谋略。立即通知日向日足,让他去处理这件事。事关九尾,我们的人现在不能过度的分散注意力。就让他来代替我们解除麻烦吧。如果程序终止,尽一切所能阻止九尾容器逃离。”

 

“是。”

 

 

 

 

 

“好了吧鼬桑?”凯在打倒了附近的最后一个看守后走到了鼬旁边,好奇地打量着他在密码键盘上的动作。“这是第几个了?”

 

“最后一个了,”鼬回答。他拧紧了眉毛,再度专注的观察了键盘,随后又在上面敲打了一番。“现在就应该可以了。可能要再花几分钟的程序,因为我必须将主发电机和备用的同时切断,不过应该不成问题。”他刚要继续工作,可是一个忽然间响在附近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

 

“……我想我不能允许你们那么做。”一个梳着棕色长发,瞪着白眼的中年男人的男声从旁边走廊的拐角处里走了出来,是日向日足。他用明显压抑着怒气的声音质问道,“Lancer,Berserker。你们是真的铁了心要背叛日向一族的吗?”

 

凯闻声后转向了日足,笑的有些僵硬。“唉,日向先生,我说了多少次叫我凯就行了吗,berserker 这个名字实在是太难听了啊!”

 

“……我没听懂您的意思,”鼬平静的回应道,手下却暗地加快了打键盘的动作。“还请您解释一下,我们到底什么行为算是背叛了日向。”

 

“你们要放走一个敌方的御主,这难道还不算背叛吗?”日向日足向前走了几步,语音中怒气满满。“虽然说Caster和Assassin都只是临时的盟友,但他们现在做的举动是对我们有益的。你们为什么要阻止?” 

 

“因为这才最符合青春的活力啊!”凯看似兴致勃勃地解释了一句,但是鼬注意到了他给他使的眼色——他是在帮他拖延时间。“我们阻止他们并不是因为想要背叛日向,而是想要光明正大的战斗!只有真诚的挑战才能最体现人的青春,而这些英灵又都是来自不同时代的战士,如果就这样死掉的话太可惜了!那样的话可不会符合我迈特凯的愿望!”

 

日向日足冷哼了一声。“我就知道,当时没有立即在召唤你的时候给你下达狂野魔咒是一个错误。如果我一开始就那么干的话会省去很多麻烦。要赢得圣杯,达到根源就是要不择手段的——任何其他的行为都是天真幼稚的行为,就好比你的愿望。”

 

鼬微微蹙眉,手下控制键盘的动作并没有停止。“所以您就是以这样的想法来维持日向族里的分治,是吗?让分家的人永远臣服于宗家,无法发挥出他们应有的实力,对吗?恕我直言,不过您这么做才是幼稚的行为,也是极为浪费资源和人才的行为。如果您愿意松懈对他们的管教的话,想必您的侄子会比现在更为真心的帮助您。”

 

“这不关你的事,宇智波。自打宁次召唤你以来他就变得更加莽撞易怒了,肯定是你给他灌注了些什么思想!那时我就应该——”

 

一阵清脆的‘啪嗒’声突如其来的打断了日足的话。随后,一阵巨大的轰隆声传遍了整个地下基地——那是基地里的主要发电机和备用发电机一齐关闭的声音。转眼间,周围的一切光亮都瞬间熄灭了,连平日里的紧急灯光都不见踪迹。墨水一般的黑暗席卷而来,一时间伸手不见五指。

 

身处阴晦的鼬抿出一个胜利的微笑。“成了。”

 

“……你做了什么?”日向日足咬牙切齿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

 

“只是切断了电流而已。”鼬轻笑了一声。“备用的发动机应该五分钟后重新上线,不过那也应该足够鸣人远离‘外道魔像’的机器了。我想您以后还会再见到他的。”

 

“……你果然不可靠,”日向日足在黑暗中咬牙切齿地说,“在我知道那个圣遗物召唤出了的竟然是一个宇智波的时候我就该知道的。我当时就应该在杀了你之后换一个更为理想的英灵,不过现在也为时不晚。Berserker,我命令你杀了眼前的这个英灵,现在!”

 

“什么?!”迈特凯失声喝道,“日足先生,虽然说您是我的御主,但我做不到攻击自己的战友这种违背青春事!鼬桑现在是我的战友,而宁次君又是你的侄子!在打败其他的组合之前我是不会与他战斗的,更何况是杀了他!我是宁愿死也不会作出这么可耻的事的!”

 

“是吗。”日足的声音冷得像冰川。“既然如此,不要怪我没有给过你选择。”在黑暗中,鼬看见日足抬起了他的右手——他猛地转身想扑过去,但已经迟了。“以圣杯之名,我命令Berserker迈特凯现在转为狂暴模式,杀了lancer。”

 

凯当场顿住了——有那么一瞬间,他整个人都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就好像有人按了暂停键一般。随后,他的表情极具扭曲了起来,仿佛在竭力忍耐着什么。他机械化的转向了鼬,摆出了一个攻击的姿势。在那一刻,鼬看到了他眼中流露出的歉意。“对……不起。”

 

然后他就如狂风暴雨一般的扑了过来。

 

 

 

 

 

痛。那是鸣人恢复意识后的第一个想法。耳边朦朦胧胧传来了那两个面具人警惕的交谈声,但此时的他并没有去理会。浑身上下仿佛被放在火炉里慢烤了一遍,从里到外都在火辣辣的痛。他咬紧牙关,勉强直起了不断发出抗议的身子,尽可能安静的从那平台上跳了下来。

 

周围一片漆黑,但鸣人知道那是他现在为数不多的掩护。他踉跄着脚步绕到了平台的后方蹲了下来,强迫自己集中精力,开始规制体内因为抽取和封印的双重缘故而凌乱无序的魔力。在空间的另一端,那两个面具人已经停止了交谈——虽然鸣人听不到他们的脚步,但他知道他们正在寻找着他。

 

一定要先解决他们才能顺利离开,鸣人想。他现在的魔力凑活着能供他适应这黑暗了。把剩下的魔力全部凝聚在拳头上——他迫使自己数到十,等那两个人都已经近在咫尺了才‘啪啪’的出拳。比较幸运的是,第一个人被他一拳打在了胸口处后倒飞了出去,应该短时间内不会爬起来了。另一个人则是在被打中了肩膀后与他过了两招,但最后还是被他打翻在地。

 

一当解决了两人,鸣人尽可能迅速的离开了那个空间。刚出门时他并没有什么确切的目的地,只是本能的想着离那个叫外道魔像的机器越远越好。全身还在隐隐作痛,而他在魔力凌乱的情况下也不敢轻易的施展什么过于复杂的法术,更不敢使用手上的令咒。

 

‘再等等吧,’他对自己说。等到魔力足够稳定后,他可以用一个简单的指路法术,而那样至少会给他一个行走的方向,让他不至于在这个迷宫一般的基地里乱转。等他的魔力稳定到能够使用令咒的成都还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看来他是不能指望柱间的帮忙了。他必须完全依靠着自己的力量从这里走出去。

 

想到这里,鸣人决意的笑了。好啊。不就是从一个秘密组织的地下机构中闯出来吗?他漩涡鸣人自幼父母双亡,打小就被孤儿院里的人不是漠然冷落就是窃窃私语,而他不久前又刚被告知他的体内封印着一个足以磨灭池城的魔兽——虽然他还没有接触过它。现在他面临的这个所谓的挑战,如果与他之前所经历过的种种来比的话根本不值得一提。他有充足的信心可以折服它。

 

若是命运不断的给他添加路障的话,那他就打破路障继续前行,因为他坚信一切痛苦与灾难都只是暂时遮蔽了太阳的浮云。只要能熬过眼前的黯淡,那么光明便一定会展现。

 

 

就像他饱受了七年的寂寞和孤独后遇到了佐助一样。

 

 

时过几分,基地里的紧急灯光终于重新亮了起来。勉强恢复了些魔力的鸣人挥了挥手,小心翼翼的变出了一个用风系魔法构成的小箭头。这个箭头会不断的凝聚空气中的风系魔力离子,从而把他指引到出口的方向。这一路上他躲过了不知多少个白脸面具人,还被迫又打倒了数人才得以前进。由于他们的攻击都是奔着打伤打残他的目的去的,出于自保的他有时不得不下重手把人彻底放到。虽然说在魔法界混了几年手上不能不沾点血,但他每一次这么做还是觉得很不是滋味。

 

鸣人走到了一个岔路口后,他的箭头犹豫了一下指向了右侧。他挠了挠头刚要跟着指示继续前进,忽然间一个略带怒意的青年男声从他身后响了起来。

 

“你以为你这么容易就能走了吗。”

 

他回头一看,发现日向宁次正面色不善的从叉路口的另一端走了过来。宁次紧皱着眉头,白色的眼睛以看着一只甲虫的目光看着鸣人,脸上写满了轻视与无礼。

 

鸣人看了看他的脸色,友好地笑了笑。“嘿,宁次,好久不见啊,”他说。“干嘛非得用这种眼神来看我的说?上一次我们较量的时候可是你先退场的,不关我的事哎。”

 

宁次的眼皮剧烈地抽动了一下。“少在那儿不自量力了,也不觉得丢人。你现在魔力不稳定,刚被抽干了半截还想和我比试?这回你的英灵可不会在你身边保着你。你注定是要输在我手上的。这是命运。”

 

“这话我不太爱听啊。”鸣人的脸上仍然挂着明朗的笑容,不过他的眼神却是锐利异常。“什么注定不注定的,那都不能拿来说事儿,而且你这个‘命运’说的可有点儿死板啊。在付出了全部的努力之前,你怎么就知道它一定就像你所说的那样呢?”

 

“你——”宁次的眼中恨意一闪,但他又尽力恢复了冷静,最后在发动攻击以前只回复了冷冷的一句话:“希望你的本事和你的嘴一样好使。”

 

 




——————————————————————————————————

写着写着发现大纲里缺了一些重要细节,可能需要整理整理思路。

这章CP感实在是少,占tag都有点儿罪恶感……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