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花一笑颜

火影圈,老年组是本命,不过也萌六件套。文笔废见谅

【柱斑】精神枷锁

原著向,一发完

只是一个心血来潮的产物。

————————————

压抑的喘息和破碎的呻吟掩盖了窗外夜晚的喧哗声。刚换过不久的床单窸窣不止,结实的床架则被剧烈的动作折磨得‘嘎吱’作响。光线昏暗的屋子里,可以看到床上两个人影隐约交叠在一起。他们长长的发丝如数千根纠缠在一起的红绳,如水乳交融,仿佛再也分不清彼此。

 

忽然间,被压在身下的那个人影拱起了脊背,发出一声婉转的呻吟。被汗水滲湿的黑发因他这一动作而从身上滑落下来,显露出来的一抹如雪肌肤在幽暗的房间里显得格外耀眼。他蓦然向后仰了仰,修长的脖颈勾勒出流利的线条,那是一个接近于无助的身姿,但在下一刻他就被身上的人以强势却又不失温柔的力道拥进了怀里。

 

“斑,”那人呢喃出他的名字,语音中的温情好像要溢出来一般。“我爱你。”他温热的气息就吐露在耳边,缱绻而不容置疑,让他怀里的男人身躯一僵,随后垂下了眼帘。

 




精神枷锁




  

夜色已深。枕边人的呼吸均匀而稳定,显然已经熟睡。宇智波斑睁开眼睛,静静的凝视着眼前人的胸膛一起一伏,目光暗淡。柱间的手臂还环着他的腰,把他紧紧的锢在怀里动弹不得。这个男人英朗而不失风雅的面容近在咫尺,甚至在睡梦之中都带一点浅浅的笑意,而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就在斑的耳边回荡着——咚咚,咚咚,如此的连绵不断。

 

斑再一次垂下了眼目。五年前的今天,他与柱间在他们儿时的悬崖下握手言和,而柱间一成为火影就把这一天定成了节日。夜幕降临时,村子里灯火透明,家家户户都参与了种类繁多的娱乐项目。那时,他正一个人静卧在家中的院子里,端着酒杯自斟自饮——他本就不喜欢那些极为喧哗的场面,再者他的存在只会破坏气氛,又为何自讨无趣呢?本来这一夜他是应该自己度过的,但柱间的突然来访却打破了这一切。

 

「“斑,你不打算去看看吗?”」

 

「“不。两年前去了一次,人太多了。”」

 

「“那我就在这里陪你好了。”」

 

一壶酒见了底后,柱间一时兴起,拉着他去了刚刚雕好了初代火影头像的火影岩上。夜晚的火影岩上星空万里,村子与森林的夜景一览无余,而那个男人就在那个星光绚烂的地方轻轻的吻住了他。一吻了结后,斑还记得,那个平日里稳重的男人退开时神情中的忐忑。他从未想到,挚友对他抱的竟然是这种心情,可他只看了一眼柱间的眼神就知道他是不会拒绝的。

 

那是一个如此真挚的眼神,就好像把一颗心完整地交到他的手上任他处置,而在拿到它的一瞬间他就感到他自己胸膛里脏器的共鸣。如果是柱间的话,这样的发展似乎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窗外热闹的喧哗声早已止住,村子里的人此时也应该沉静在各自的梦中,就连身边男人也不再例外。柱间熟睡的气息仍规律的扫过他的发丝——介于身高的缘故,他被柱间这样搂着时头刚好能埋进男人肩头的位置。只可惜,现在的他还能听到柱间的心声,可柱间却已经听不到他的了。

 

深夜寂静,唯有他一人清醒。即使再亲密无间地被拥在怀中也仍是会感到孤独。

 

斑稍稍动了一下身体,让柱间的手臂在他身上松开了些。如法炮制了几次后,他终于脱离了柱间的臂弯,小心翼翼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只有最微弱的星光透过了纸窗照进了房间。他看着还在床上沉睡的男人,嘴边却挤不出一点笑容。是的,他会第一个承认,千手柱间是独一无二的,是照亮这个时代的光。他是那么的灿烂,那么的耀眼,可也正是这样他才会忽视他的光辉外围正在凝聚的黑暗。随着这个村子的增长,各个忍族的加入,村内的勾心斗角也越来越严重,还因一直缺乏约束而只增不减。

 

如果是几年前的他,必定在会议上带头斥责这等行为,可现在的他已经一年多没有在会场上发言了。既然注定没有人听,那他又何必要说呢?柱间也不是没有注意到他的沉默,今天他来找他时还请求他再耐心一点,但他知道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这个宇智波与千手共同建立的村子正在逐渐的被千手主宰。借着他哥哥的光环,这些年里千手扉间一直在革图易虑,处处防范着宇智波,为了发扬千手一族的利益而用尽方法。他的思维模式和大多数人的一样仍停留在战国时代里,而现在的斑已经没有精力去阻止他们了。族人沦陷于这安定的生活,心甘情愿的回避着自身处境的事实。他们看向他眼神中的怨恨逐日增深——他是战场上的死神,旧时代的遗物——他每一天的存在都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

  

当然,这些都是他不会告诉柱间的,就像他不会告诉他五大国之间已经暗流汹涌是一个道理。即使他说了,这个意志坚定的男人也只会按照他原来的道走下去,尽管那注定是一条死路。

 

柱间在睡梦中嘟囔了一声。斑看着这个大男人如孩童般砸了咂嘴后向他的方向蹭了蹭,嘴边勉强挑起一点无奈的浅笑。“你啊……”他伸出手去,轻轻的把柱间散落在脸上的头发拨到了两遍。手腕上还遗留着几抹红痕,那是柱间发力扣住他的时候留下的。他回想起前不久的淫乱场景,脸颊陡然有些发烫,但那股暖流转眼间就被寄宿在心底的苍凉稀释了。他收回了仍附在柱间额头上的手,有些不忍的别过了头。

 

随着他的动作,身后的男人终于感觉到了什么。“……斑?你怎么了?睡不着吗?”柱间略带鼻音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明显是刚刚醒的。他听到了柱间从床上坐起的声音,然后一双健壮有力的手臂就从后面环住了他的腰腹,再一次将他拖进了怀抱中。

 

“……没有。只是在想一些事而已。”

 

“这样啊。”柱间轻笑了一声后把头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温暖而又熟悉的气息不断的吐露在他的脖颈上,这让斑不由得轻轻一颤。身后紧贴的胸膛是足以令人晕眩的温暖,而箍住他的臂弯又是如此的强健——有那么一瞬间,他都想就这样折服了,就这样义无反顾的陷进这个男人的柔情里,陪他白头偕老,可是他没有这样做。

 

在现道上游走,他看不到未来,而唯一通往未来的路则红月高照,独悬当空。他宇智波斑不是一个为贪恋温情而抛弃现实的人——现在不是,永远也不会是。

 


是啊。他们的路已经背道而驰,无法逆转,而如今哪怕是柱间用再温柔的枷锁也留不住他很久了。






——————————————————————————————————

 时光飞逝 明天会如常更新。今天先凑活一下吧。

评论(6)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