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花一笑颜

火影圈,老年组是本命,不过也萌六件套。文笔废见谅

【柱斑/鸣佐】时光飞逝 18

圣杯战争背景,一个鸣人召唤柱间,佐助召唤斑的故事。

晚了两天的更新……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佐助想起了十几年前,他最后一次走出家门时的场景。那时他的哥哥正站在门口对他招手,嘴上还挂着温和的微笑。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但站在他面前的宇智波鼬却还是原来的样子。从他过肩的马尾到他细瘦的身板,就连他说出他名字的声音都一往如故。

 

“长大了啊,佐助。”鼬的嘴边浮现出一个略微疲惫的微笑。“我正要去找你。”

 

“……找我?”他的嗓音听起来沙哑的可拍。

 

鼬点了点头。他一眼扫过了佐助画着令咒的右手,神情中闪过一丝类似于失望的情绪。“所以,你真的是成为了一个参战者。为什么?”

 

“你问我为什么?”佐助睁大了眼睛。在那一刻,多年来压在心口的悲痛与疑惑压得他几乎说不出话来。“……哥哥,你看你现在和我说话这个样子。我已经不是一个孩子了,可你却还是十六年前的模样,什么也没有变。我想知道这一切的因果,想让让你们回来,难道不好吗?”

 

“果然。”宇智波鼬的神色暗淡了下来。“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走不出过去的阴影吗?”

 

“你让我如何走出去?”佐助咬紧了下唇,声音在内心的剧烈波动下显得略微拔高了几度。“官方说灭族事件的起因是地下煤气管爆炸引起的火灾,可我们家人一直都是修炼火系魔法的名门!即使是出现事故,我也不相信我们全部的族人会死在一场普通的火灾里,也不相信会只有我一个人存活下来。这件事查不明真相,你让我如何放下?”

 

鼬默默凝视他良久,深沉的目光幽暗如蒙了一层灰。最后,他叹了一口气。“虽然很悲痛,但我本来希望你会逐渐忘记这一切,去寻找属于你自己的生活。看来是我想的太简单了。如果你要的只是当年的实情的话……那我告诉你就是。”

 

“你知道?!”听到鼬的话那一霎那,佐助难以自持地脱口发问。

 

“是啊。说起来,还不仅仅是知道呢。”鼬笑了,笑容中略带苦涩。“佐助。关于九尾妖狐的事,你知道多少?”

 

“妖狐?”佐助微微眯起了眼睛。“它不是在我出生后不久袭击了城市被当时的市长夫妇封印了吗?”

 

“是的, 但是情况没有那么简单。你可能不知道,当时波风水门不但是木叶市的市长,同时还是木叶魔法协会的会长。他和玖辛那死后只留下了你的朋友漩涡鸣人,而他体内封印的九尾使协会里发生了很大的分支。母亲原来和玖辛那是好朋友,极力的想收养鸣人,但是被协会否决了。原先就对宇智波不满的很多人还因此指责我们,说我们家族想要独吞九尾的力量。”

 

“鸣人是九尾的封印?”佐助错愕地睁大了眼睛。“这不可能,我和他在一起相处了那么多年都没有发现什么……”

 

“这不是你的问题,”鼬摇了摇头。“那时暂时代理会长职位的前一任会长猿飞日斩在过世前下了一道死命令,不允许任何人说出鸣人做为九尾容器这一事,而波风市长用的封印也是格外牢固的。要不是我当时给政府和协会做事知道这些的话,我也不会看出来。”

 

佐助咬紧了嘴唇。收养……如果他的家人真的一开始就收养了鸣人的话,那他是不是就能免去在孤儿院里的所忍受的孑然无依?鸣人表面上是一个开朗的人,但是佐助并没有忘记他们刚建立友谊时那人看待自己的小心翼翼——那是只有太怕失去什么的人才会露出的表情。“所以他后来就被送去了孤儿院,”他略微艰难地说,“然后就因为母亲的好意,我们的家族就成了人民公敌?”

 

“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们一直是人民公敌,”鼬笑了笑,有些无奈。“原来协会里就有很多人看不惯宇智波一族的权势,现在只是终于找到了借口而已。后来的七年里,魔法协会一直在给族里施压,消弱宇智波一族的力量。父亲和一些长老们气不过后决定谋反,不惜代价以武力推翻魔法协会,可是如果真的这样做的话那整个城市的人都会受到牵连,甚至有可能毁灭。木叶是火之国的主要军事力量聚集地,若是这里遭到了极大破坏其他国家很可能会趁虚而入,点燃整个大陆的战火。这样的结果不是我能接受的。”

 

佐助的心陡然一沉。“你——”

 

“是我杀了我们所有的族人,”宇智波鼬近乎是平静地打断了他。“那天你走后,我封锁了族地杀了每一个人,然后用魔力引爆了下水道里的煤气管道。这件事只能在烧毁了一切证据后才能被当作事故。”

 

“……我不信。”话说出口后,佐助才意识到他此时的语调是多么的沙哑,犹如石子崩裂的声音。“我不相信你会做出这种事。”

 

“但这确实就是事实。”他的哥哥的嘴边吐露出一个万般无奈的微笑。“这就是你想要的真相。我发誓我一个字都没有骗你。”

 

“不。”佐助浑身上下都在微微颤抖,但他说话的声音却是坚定的。“或许,你真的一个字都没有骗我,可我不信你这样做是没有其他原因的。如果真是你说的那样,为什么只留下我?为什么要把族里的老老少少也全都杀光?他们又能在谋反政变中做些什么?”

 

“……留下的人都可能会成为新的纵火者,为了复仇而故伎重演。我不能留下这样的祸根,那会让我所做的一切变得毫无意义。”他回答的声音很稳——足以蒙过任何生人,甚至是半生不熟的人,可是佐助还是注意到了他的眼睛里一闪即逝的痛楚。

 

“你在骗我,”佐助低声说,“或者说那绝不可能是全部真相。那时你每当给魔法协会处理完一个人都会在你的屋子里难受好久。我还记得,所以我不相信你是这样一个人。你把话说成这样到底是为了什么?你还在隐瞒什么?我已经不是一个孩子了,哥哥,很早以前就不是了。你不用再这样处处维护我。”

 

“不。这就是全部原因。”鼬眼中的异样很快就被他再度掩盖起来,以至于他再次说话时语调近乎冷漠。“那么你打算怎么做呢?你还是要用圣杯去证实我的话,然后召回我们一族的亡灵吗。”

 

“……即使没有圣杯的帮助,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查清楚的。”佐助抿紧了唇。“不论你的意愿如何,我也迟早会发现你想要隐瞒的事。再找出真正原因之前我是不会仓促做出决定的。”他抬起眼睛直直的看着鼬,一字一顿地说,“但是,等我最后做出了抉择,我不会允许任何人阻止我。哪怕那个人是你。”

 

此时的鼬已经转过了身去,显然是不再想进行这一次谈话了,可他在听到了佐助的这一番话时还是回头望了他一眼。他的眼神如压在肩头上的棺木一般压在佐助的心上,沉重而又颇为无奈。

 

在最后消失之前,鼬说,“我只是希望你不要永远活在过去。”

 

 

 

 

 

 

“你就不会用什么别的招数了吗?”宁次怒喝一声挥出数掌,再一次冲散了鸣人的影分身。

 

“可是这一招很管用啊,”鸣人无辜的一耸肩,召集了一波新的分身后又迎了上去。此时他们二人已经不知道纠缠了多久——虽然他自己远没有他所表现的那么轻松,但与此同时宁次原本稳固的站姿也已经有些摇摆不定了。

 

发出的攻击又一次被打散。鸣人痛快的招呼了一声,“再来!”随后奋力召唤出了比上次足足多出一倍的分身。上一次他已经看到了宁次抵挡的速度明显减退了,而这正是为自己制造机会的大好时机。体内魔力的极速流失让他差点儿没喘过气来,但他还是强忍住了不适冲上前去,一边冲一边偷偷吩咐其中一个分身剥离出去藏在了地底。

 

 

其他分身一齐向宁次冲去,将他团团围住。宁次一龇牙,再一次用他的八卦掌·回天将分身们避开,略微笨挫地追了过去将他们一个个打散了,但这一次他在解决了所有分身后并没有看到鸣人的本体像以前几次一样笑嘻嘻的看着他。“胆小鬼,”他怒骂了一声,“难道你跑了吗?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魔法师!”

 

忽然间,被鸣人原先藏在地下的那个影分身趁着宁次转过头去的时候倏然跳了出来,手中运起一个螺旋丸就向他猛扑了过去。宁次仓促应对,转过身来发出一记八卦·空掌将那个分身逼飞了出去。他侧过身来极为勉强地躲过了那分身被打飞之前抛出手的螺旋丸,心有余悸的看着那个用纯风系力量凝聚而成的强筋武器狠狠地摔在了他身后的墙面上,硬是把被港铁强化过的墙壁砸出了一个大坑。

 

“那个还不是威力最大的哦。”一个爽朗的声音蓦然从他脑后响起,近在咫尺,随后一阵剧痛从他的后背处传来。宁次被一股难以抗拒的力量摔得飞出去数米,在地上翻滚了几次才停了下来。由于是撞在了水泥地上的缘故,他浑身上下都在叫嚣着疼痛,这让他狠狠地皱起了眉头才没有喊叫出声。

 

“这……怎么可能?!”宁次艰难地撑起了头,正对上了不远处真正的鸣人开怀的笑容。刚才的那一击他显然也发动得并不好受,正在呼呼地喘着粗气,不过他脸上仍是一副满面春风的样子。

 

“我这里可是一直在等这个机会啊,”鸣人笑嘻嘻。“刚才你既然分神了那也不怪我把握时机啰,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我刚才给你的那一发螺旋丸也不是威力最大的,好像还没有分身示范的那个要强嘞。”

 

“你这人——”宁次猛地一咬牙,语音里怒气满满。“怎么会这样,明明我的魔力无论是运用还是控制都比你要强,你明明是注定要输的!为什么?既然你早有把握,胜利在望的话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

 

“喂喂,”鸣人匆忙举起了双手在身前挥了挥。“我可不是什么早有把握的说,也不是胜利在望,我只是努力给自己创造了机会而已——当然,你也配合了一下啦,哈哈。要是真的说大实话的话,我刚开始和你打的时候也没想到自己会赢,顶多是和你两败俱伤然后我再找机会这儿离开罢了。”

 

宁次脱口而出,“这不可能!既然你分明就是没有把握战胜我的,那我的能力注定是在你之上的,你怎么可能赢?这分明是不可能的事!”

 

“诶,这一场较量本来就没有什么注定不注定的嘛,只是你我都在尽力地想要赢而已。如果你硬是要说概率的话,那也没有什么可能不可能的事情。或许你的天赋比我要高,基础比我要好,但是我也是修炼了很长时间才达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哦。是,也许我的胜算刚开始是比你要小的,但是我也可以靠自己的努力来改变那一事实,不是吗?而我也做到了,就像你现在看到的一样。”鸣人一摊手。“至于为什么没有杀你,我本来就不喜欢干那种事,顶多只会让你住医院。可是我还欠鼬哥一个大人情嘞,所以你今天的伤势就算是我还人情了吧。我特意没打那么重的,只是皮肉伤,你应该回家躺一天就好啦。”

 

“……可这是根本不能发生的事,”宁次沉默了一瞬后仍然一口咬定,“在天意面前,再大的努力都是白费,不能得到回应!你到底是做了什么才扭转了命运?”

 

“这个,我真的没那么特殊唉,”鸣人有些厌烦的抓了抓头发。“宁次,你是个聪明的人,你说这世上有这么多人干嘛就我一个人有了‘扭转命运’这么一个奇葩的能力?我要是真有那种能力的话为什么当初还要被那个糟老头儿给抓起来,那不是有病么?只不过所谓的命运没你想的那么死板罢了,不是说大家的道路都是提前被人画好了的说,还只能沿着那些路来走。只要你付出,你是可以开辟新的道路的。”

 

“宁次。”此时的鸣人难得收敛了笑容。他一双清澈见底的天蓝色眼睛里满是严肃,语气郑重。“你确实是个天才没错,但你还可以做得更好。不要再用自己的思维约束自己了,那样只会浪费你的能力。我还有事先走了,我想鼬哥过一阵子一定回来找你的,再会吧。”

 

宁次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逐渐远去的鸣人,嘴巴微张可就是硬想不出一句能反驳他的话来。‘难道我真的错了吗?’他想,可随后他便咬紧了牙关。他怎么可能是错的?如果他真的是错的,那他自从生下以来就不得不服从宗家的旨意又如何解释?他和全体分家头顶上的印咒又有何说法?那些难道不是命运为他强行安排的吗?

 

如果鸣人真的是对的话……

 

宁次眼神一横,顾不得疼痛,狠狠捏紧了拳头断了那个念想。

 

 

 

 


 

鼬走后,佐助不知道自己在那里站了多久。那个深爱着族人和深爱着自己的哥哥和他脑海里描绘出的灭族凶手的脸面不断在眼前互换,以至于他在接到斑的通讯时愣了好几秒后才缓慢地按下了接通按钮。

 

“我改主意了,”一打开通讯,宇智波斑那慵懒却不失霸道的声音就从话筒的另一边传了过来。“我和贤二现在到了这个基地的D区实验室。你家的那个金毛儿已经让柱间和白毛儿捡到了,现在正在修整。你先过来吧。”

 

“老祖宗,你不能叫卡卡西白毛儿!那是不尊重人家的称呼!”带土的叫声从更远的地方飘来,那尖锐而略有些扎耳朵的声音让佐助不由得皱了皱眉。

 

斑嗤笑了一声。“我做什么还轮不着你评论。说真的,要是那个卡卡西愿意把头发染成黑色我就把他加进族谱,把你踢给旗木家。”

 

“……鸣人怎么样?”佐助听了半天还是忍不住插了这么一句。

 

“呵,还真是贴心啊。柱间说他没什么事,只是魔力使用过度有些虚脱而已,等他休息好了会再给他检验的。有他的医术看着,你家那个是想死也死不了的。你就快点儿过来就是了。”

 

听着斑语气里提到千手柱间时那毫不掩饰的引以为傲,佐助眼皮猛烈地跳动了几下。他有些生硬地回了一句“知道了,”随后挂断了链接,深吸了一口气。

 

还是尽量稳定好情绪再前进吧。毕竟,他并不知道,在这一天结束前他还要承受多少的打击。

 

 

 

 

 

 

木叶北城区。

 

“哟,今天团藏大人怎么有空来亲自联系我们啊?真是荣幸。”

 

“啧,收起你的花言巧语,大蛇丸。”团藏唯有的一只露出来的眼睛嫌恶地撇了视频里的那人一眼。“把你第二天晚上派去试探各个没有露面的参战组合所收集到的所有情报和录像转载给我,我现在就要。”

 

“呵呵,团藏大人听起来很急的呢,莫非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吧?”视频中站在一旁戴着兜帽的人扶了一下眼镜,嘴边撇出一个森冷的笑容。

 

“这不关你的事,caster,”团藏冷冷地说。“我奉劝你最好管好你的嘴。一个我从未亲眼见过的英灵出现在我的地盘上并且干扰了九尾抽取的计划,这是足以关系到整个战局的大事。不要忘了,你们现在那个工厂可是我事先提供的,如果还要保持合作关系的话还请你们不要怠慢。”

 

“一个没见过的英灵?”大蛇丸油腻的声音再次从视频里响起。“看来您是想核对一下资料了。这不是问题,不过您不妨说一下他的特征,或许我们可以对他的身份有所帮助。”

 

团藏沉默了片刻。本来他和大蛇丸就只是出于利益关系的合作,自然是能不透露信息就尽量不透露。关于那个新出现的英灵,他本是想一瞒到底的,但是这次随着他的主要基地被毁,他不得不承认他需要大蛇丸在下一阶段计划里的大力支持。“……是一个黑色长炸毛的男人,穿着红色的盔甲和印着宇智波家徽的传统式长袍。据我的人报告,他应该是三骑之中唯一还缺席的Archer。我们找不到任何关于他的私人信息,或者任何关于他身份的资料。”

 

“这样啊。”大蛇丸很久没有回话,只是以一副陷入沉思的表情呆在了视频上。半响后,他嘴边扯出一个森冷怪异的笑容,长长的舌头在空中绕了一圈。“集结我们那天晚上用移土体收到的情报的话,应该就是他了。”

 

团藏厉声问道,“大蛇丸,你这是什么意思?那个英灵是谁?”

 

“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有趣儿而已。”大蛇丸冷笑了几声。“那天派去试探另一组的移土体被鸣人君给蒙过去了,认错了目标,但派去试探貌似是Archer的那一组确实是达到了目的地。虽然他们只是一个照面就被一个蓝色的巨人给击毁了,但我们还是借此看出了Archer组的实力。既然是哪位大人那就不足为奇了。我想团藏大人如此博学,应该还是听说过‘宇智波斑’这个人吧。”

 

“你是说那个英灵就是宇智波斑?!”听到那个名字时,即使是志村团藏那久不经改色的脸也猛然苍白了几分。

 

“从大人的描述上来看应该不错。虽然说宇智波斑的痕迹在历史上已经基本被二代目磨灭,但我可是研究了宇智波一族数十年的人。据说他是唯一一个有着能和千手柱间相媲美的力量。真没想到啊,原来那两位大人都被召集到了同一场圣杯战争里,那我们更要准备一份大礼,不是吗?我们这里只差Assassin 送货了。”

 

团藏一咬牙。“好,我会通知他再给你们送两车白绝的,”他说。“希望我们可以继续保持良好的合作的关系。我会等待好消息的。”

 

大蛇丸笑得表里为奸。“那是当然。”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