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花一笑颜

火影圈,老年组是本命,不过也萌六件套。文笔废见谅

【柱斑/鸣佐】时光飞逝 20

圣杯战争背景,一个鸣人召唤柱间,佐助召唤斑的故事。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喂,自来也老师吗?是我呀。”

 

“呵呵,小子你现在还知道打电话过来,可以啊,”在话筒的另一端的自来也嚷道。

 

鸣人被他突如其来的大嗓门儿吓了一跳,晚了半拍才“哎”了一声。“那个,又不是我故意不打电话的说,只是我刚从那老头儿哪儿出来的时候不是太累了嘛,睡到不久前才醒过来的。让你和纲手婆婆着急了,对不起啦。”

 

“得了,算你最后还是想起来了。”自来也又唠叨了几句后就放软了语气。“这几天过得怎么样啊小子?被人逮起来的滋味儿不好受吧。身体还好吗?”

 

“嗨,我现在没事儿了。柱间大叔说我只是需要休息休息,没什么大毛病。我现在和佐助在一起呢。对,就是那个佐助,我只认识他一个呀。厄,这儿……应该算是他的家?反正我这里暂时没有情况的说,你放心吧。”

 

“啧啧,你还蛮有福气的,怎么你追个人就这么容易呢?都还没表白就已经同居了,这操纵说出去也就我信了。要把握机会啊!”

 

“喂!”鸣人的脸‘刷’的一下就变得如熟透的龙虾壳一般。“不是像你说的那样!我们没同居——话说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没和任何人说过啊?”

 

“就你那两下子我这等写谈恋爱的专家还看不出来?我刚把你从孤儿院接走的那一阵子你对人家那个念叨啊,搞得我当时都有点儿罪恶感了。不知道的人路过还以为是我活拆了一对小情侣呢,哪儿能想到你这些年竟然一直都在发朋友卡?哎,鸣人,老师我郑重的警告你,那种东西可绝对不能再发了。发多了一张你这以后的幸福可就泡汤了,到时候可别来找我。”

 

“哎呀哎呀,我知道了!你到底有没有要紧事儿啊?没有的话那我就先挂了,还有别的事儿要做呢。”

 

“正事儿嘛,还真有一件。”自来也的声音一当提起了要务就严肃了起来。“为了调查你的去处那一阵子,我把城市里外所有可疑的地点又都深入考究了一遍,结果发现了一点让我有些不舒服的事情。你还记得我们原来讨论过的那家旧工厂吗?”

 

“……你是在说日向日足原来去过的那家?我们原来不就是说那个地方有个强力的魔法工事吗。现在又怎么了?”

 

“那家工厂原来是政府所掌管的,但是十年前它被人用很隐秘的方式易主了。现在掌控它的人是大蛇丸。”

 

“大蛇丸?”鸣人有些疑惑地重复了一遍。“好像在哪儿听你或纲手婆婆提起过。”

 

“他原先是我们的合作人,但他后来因为数次违背了魔法协会的实验道德准则而被驱逐出了协会,这些年一直行踪不定。他是个狡猾又负有野心的人,如果说他参加了这次的圣杯战争也不足为奇。就在昨天下午我在那个工厂里探测到的魔力陡然增强了十几个百分点,我怀疑这是他们要搞出什么大动作的前兆。你这几天最好小心一点。”

 

鸣人刚开始点头但又想起了他是在打电话——自来也是看不到他的举动的。“好,我知道了,”他对着话筒里说,“我这段时间会小心的,你也要多注意。”

 

“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小子!被绑架过一次的人又不是我。”自来也笑骂了一声,挂断了电话。鸣人对着手里的话筒愣了一瞬,随后把电话挂好,转身向外走去。

 

 

 

 

 

那天傍晚,鸣人把他和自来也的谈话内容筛选告诉了基地里的其他几个人。“你确定自来也说的那个人叫大蛇丸?”佐助清秀的眉眼微微蹙起,明明是如此平常的一个动作在他身上却凭空生出一种典雅的美感来。鸣人回想起自来也的调侃,不由得耳朵有些冒火,对佐助的问题也只是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

 

还是柱间出面帮他解了围。“大蛇丸这个名字应该并不多见,我想鸣人应该没有记错吧,”他以一贯温和的口吻说道。“根据你的问题来判断,你是原先认识这个人吗?”

 

“算是吧。”佐助犹如深井的眼睛在鸣人身上短暂停留了一瞬后移开了。“我即将离开孤儿院之前他来找过我。他和我说了一些和宇智波灭族有关的事情,想让我和他走。我在他那里修炼了两年多,可我后来发现他对家族灭亡的这件事实际上不是特别清楚,所以我就离开了。”

 

“既然这样,那你对大蛇丸的行动应该还是很了解吧。能不能和我们讲讲?我想这会对今后的战局有着很大影响。”

 

“也没什么好说的。他喜欢研究从二代目那里遗留的忍术,把它们其中的很多都转变成了魔术的形式,改良了它们,而他也开发了很多自己的法术。我离开之前不久他还跟我说起过圣杯战争的召唤仪式,说它和二代目发明的移土转生术有很多类似的地方。”

 

“也就是说我们之前所遇到的移土体应该是他的杰作了。”一直还未发话的斑嗤之以鼻。“真是不够尽兴,移土体还没扛过我须佐一击就跑路了,实在是可笑了些。所以说他那时就如我原先想的一样,没用全力。”

 

柱间微微低头,显得若有所思。“那天晚上袭击我和鸣人的移土体也只是一个出招就离开了,的确不能排除这只是试探我们的可能性。如果这个大蛇丸真的是移土转生的背后人员的话,那也是一件比较难处理的事,毕竟我和斑都需要你们两个一定程度的魔力才能够维持现状。不过要和移土体争斗的话是肯定不能打持久战的,会被活活拖死。”

 

“……我还有一个猜测,”佐助在沉默了片刻后说,“我认为大蛇丸是当今没有现身的caster的御主。这符合他原来向我透露过的想参加圣杯战争的信息,而这个地下的魔法工事让我想起了caster一系特有的创建领地的技能。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能一次性召唤并控制这么多移土体即使是大蛇丸本人也很难做到——应该都是由caster来代替大蛇丸召唤的。”

 

“那他这是要准备大举进攻啊,”鸣人惊愕地张开了嘴。“这阵子他的魔法工厂里的魔力陡然大增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我看要不然我们所有人联手干掉他算了,或者至少是干掉他的servant,不然他这样下去对我们谁都没有好处。”

 

“你是说联盟吗?”柱间抬起头,饶有趣味地看着他。

 

鸣人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很小心的没有往佐助的方向那边看。“是的,我想我们几个的合作应该暂且没有问题,还有和带土叔的合作也应该还算稳定的。本来我主要是打算把宁次也拉进来呢,只是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愿意啦。”

 

“我没有意见,”柱间微笑着回应,目光中的欣慰让鸣人莫名有些自豪。“我同样觉得这是最明智的选择,鸣人。”

 

“……我也没有意见。”佐助沉默半响后回答。“正好,我还想和哥哥谈一谈。”

 

唯一没有发表意见的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对我而言都一样,只要我最后能拿到那个杯子就行了。其他的我都毫不在乎。”

 

鸣人爽朗一笑,忽然感觉如释重负。“那就这么定了,”他轻快的说。“具体的行动方案我们可以到时候再定,等带土叔他们到了之后再说吧。”

 

“……等等。”佐助说话时皱紧了眉头,与鸣人刚才的表情反映成了鲜明的对比。“说起带土,还有最后一件事。小叔叔不久前来消息说他们在探查团藏下落的时候被袭击了,不过他们在被发现之前找到了一些很奇怪的东西,是长得像人一样的白色生物体。看起来有点像植物。”

 

鸣人大惊:“它们是不是很丑,绿头发黄眼睛,还看起来总是在笑的样子?”

 

佐助惊奇地看了他一眼。“你知道这些生物?”

 

“绝对知道,”鸣人皱紧了眉头回答,“原来被那个糟老头儿请走的时候见过一个类似的东西,我估计就是它。那东西变人变得很逼真,还能从地里逃走,很麻烦的。”

 

佐助原本还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是被宇智波斑一阵突然的凛冽笑声彻底打断了。鸣人顺声望去,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英灵那双酷似佐助的墨色眼睛此时冷硬如铁,与他不久前坐在千手柱间身边时的慵懒与散漫完全不同。

 

“原来这里也会有白绝啊,”他说,嘴边挑起一个刀刃般刻薄的笑容。“看来,这场战争还有点儿意外惊喜,值得期待。”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