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花一笑颜

火影圈,老年组是本命,不过也萌六件套。文笔废见谅

【柱斑】完善(下)

现代背景的七夕小甜饼后续。终于把这一篇更完了_(:з」∠)_

前文: 

送给 @一叶煎鱼 的礼物,表达感谢!

————————————————————

5.

 

傍晚时分,正在往豆皮寿司上撒芝麻的柱间听到敲门声后急忙赶了过去。“欢迎回来!”他在见到眼前的人时展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在接过了斑肩上的文件包后将人一把拉了进来并关上了门。“还好吗?今天在公司是不是很累?”

 

斑将身上的西装外套往凳子上一搭,转身陷进了沙发里。“还好,和小辈都交代好了才敢这么早回来。带土那小子还说我干扰他去和旗木家的那个白毛约会了,切,他干扰我这一天约会我还没说什么呢。”

 

柱间闻言笑了。“回来了就好嘛,”他将斑的文件包放到了办公室里,随后走向了厨房。“晚饭就差一点儿就好了哦。晚上要喝一点吗?今天扉间刚好从意大利邮来的,看起来还不错。”

 

“他们还没回来吗。”斑再听到了扉间的名字时撇了撇嘴,看起来有些不满。“还有心情给你邮酒,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给我好好照顾泉奈。”

 

“放心吧,斑,扉间对泉奈很好的。”柱间把摆好了的寿司盘子端上了桌,看到自家爱人微微蹙眉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再说当时我想和你结婚的时候还是扉间最后帮你说服了泉奈和你父亲呢,好歹给他一点功劳嘛。”

 

“哼,当时其实不用他帮忙的。要不是他原来就是泉奈的主治医生的话,他想都别想追求我弟。”斑气鼓鼓的扭过头,拿起筷子夹了一个豆皮寿司放进嘴里。“嗯,还不错,”他吞下去后评价道。

 

柱间欣赏着他鼓起腮帮子吃寿司的模样,听到称赞后笑容堪比阳台上摆的花。“太好了,好吃就多吃些吧,不过记得不要光吃寿司哦。还有别的呢。怎么样,要喝吗?”

 

斑有些含糊的应了一声。又一块寿司下肚之后,他挑了挑眉说,“今晚还是算了吧。你现在酒量虽然比你第一次和我喝的那回好多了,不过还是相对来说要差点儿。我可不想你饭后就变的晕晕乎乎的。”

 

“也还好嘛,毕竟后来毕业了以后还得去千手家的各个宴席场面勾搭客户,不练好酒量不行啊,”柱间歪了歪头,笑着回应道。“那一次我喝得有些找不到北了不还是没有让你失望么。不过既然这一次你不想喝就算了,也没什么。”

 

“你说的那次不一样。”斑的脸颊上微微一红。“第一次的标准总是要减低一点的,更何况你还喝醉了。”

 

“是吗,”柱间用调侃的语气说道,“那么除了我以外,不论是什么事,斑有没有再为别人降低过自己的标准呢?”

 

斑把乘着食物的碗和盘子推向了柱间,在凝视了他片刻后突然笑了起来,嘴边的弧度迷人心智。“柱间,”他说,“只有你达到了让我愿意降低标准的高度。没有一个人赶得及你。”

 

正在夹菜的柱间听到这话手上一顿。“……你真的这么想?”他抬起头来问,心里的笑容却无法控制的显露了出来。

 

“当然。”斑昂起了头,那动作宛如一只骄傲的黑豹。他盛满夜空的眼睛静静地看了柱间几分,那目光让柱间想起了流星雨。男人支起胳膊,挑眉看着他风卷残云的把最后的饭菜打扫完毕,揶揄道:“你今晚吃得可真快啊。”

 

“晚上的时间当然要腾出来陪你啊,”柱间笑着回答说。他把盘子放进了洗碗机里,回到桌子旁边的时候却看到了斑正支着胳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那星光烂漫的眼神简直是魔鬼的召唤——如此的迷人,诱人犯罪。

 

柱间不由得吞了吞口水。他看到眼前的男人从容地舒展了一下修长的双腿,后颈向后一仰将头搭在了他所坐的椅子背上,使他的脊背拱出线条优美的曲线。斑甚至还微微的侧过头来望向他,那半眯起的眼睛显得他眼下匍匐的可爱的卧蚕更为明显。“哦?那你打算用什么方式陪我呢?”他说这话的时候嗓音低沉醇厚,就如那晚在酒吧里的时候一摸一样。

 

到这份上还有什么好说的?柱间一个箭步跨到男人身前将他从凳子上一把捞了起来,使得他整个人都落在了自己的臂弯之间。“乐意奉陪,”他笑道,随后猛然低头吻住了怀中人的唇,脚步稳稳地向他们共同的卧室走了过去。

 

 

6.

 

床褥之间的缠绵过后,斑静静地感受着身边人怀抱的温度,嘴角几乎是无意识的向上挑着的。“你知道吗柱间,”他轻笑着说道,“我其实第二次约会的时候就知道你是谁了。”

 

“唉?”柱间略有些受伤地嘟囔了一声。“真的吗?可你那时候可没跟我说过啊?虽然我后来也还是猜到了。”

 

“你是说在泉奈找到了你电话然后给你发了那条短信之后的事吧?”

 

“哈哈,那只是起到了确认作用嘛。”斑感到柱间的臂弯又收紧了些,使得他们紧贴着胸膛,彼此的心跳声都听得一清二楚。“我在那之前就想过你可能就是宇智波集团的继承人,不过那时我又没想那么多啦。毕竟当时我也不太确认是不是巧合,我也没想到你这样背景的人竟然会逗留在学术界里做研究,而没去做和家族有关的事。那时候泉奈给我发完短信我还很害怕呢。”

 

斑哼笑了一声。“那你后来也还不是和我求婚了。”

 

“是啊,”柱间笑着说。“你是这么好的人,没有人舍不得你才奇怪了呢。不过也正是因为你这么好我才不能被吓走呀。后来你父亲其实也给我发过警告了,还把我自己的老爹都拉了进来,你也知道他们当时对我都可凶了。”

 

“嗯。我看还是你自己在作死吧,那时候刚毕业要继承公司的关键时刻你竟然说要和我私奔去,你说他们能对你友好吗?”斑开口时语调是揶揄的,但是那胸口处拢聚起来的暖意却越发明显。

 

柱间真诚带笑的语音仿佛流入了他的心底。“当然不能啦。不过,用他们几个月的怨念换来和你在一起的资格,我赚大发了。”

 

这一次斑并没有回答。他只是半认真地伸手轻轻推了推眼前男人的胸膛,随后就将脸埋进了柱间的怀抱里,在他看不见的角度露出了一个略微羞涩的微笑。

 

他终于承认了,只要是这个人,不论是优点还是什么他都爱的无法自拔。这个人是他的列外,是他揣摩人心这么多年以来唯一的失误。如果说他宇智波斑是一艘在大海上漫游的船只的话,那千手柱间一定就是他的避风港。他不会约束斑的路程,更不会阻止他出去航行。是的,柱间只会静静地,耐心地,面带微笑等着他回归,然后包容他的所有,不论好坏。

 

斑轻笑了一声,聆听着柱间胸膛里平稳的心跳收紧了自己环绕着男人的手臂。他微微调整了下姿势,好让两个人赤裸的身躯都盖在了被子下以免着凉。他瞟了一眼窗外只被薄纱遮住的城市——纽约市的灯火本来就很明亮了,可在那一刻他觉得那夜景仿佛不再是由人为的电灯构成的,而是降临到人世的繁星。到这时他终于能笑着觉悟到,原来这么多年他追求的所有都离他是如此的近,不需要他再去漂泊,也不需要高数的理论。原来只要和他在一起,生活就会变得很美好。

 

这个人就是他的完善。他只要一路同他走下去便是。

 

 

 




“I like me better when I'm with you,

     I like me better when I'm with you.

     I knew for the first time, I'll stay for a long time 'cause,

     I like me better when,

     I like me better when I'm with you.”

 

—I like Me Better, by Lauv


——————————————————————

灵感来自于那个最后放了一段歌词的歌

第一次试着投喂,希望还算过得去哈哈。再一次感谢拉我入群的太太啦!

评论(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