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花一笑颜

火影圈,老年组是本命,不过也萌六件套。文笔废见谅

【柱斑】此时的你

逻辑不畅通的中秋节贺文,我竟然还赶上了hhh

四战后复活设定,ooc我的锅

————————————————————————————

那个星空万里的晚上,柱间走过木叶人群喧闹的街道,穿过了他建村时种下的森林,最后不出所料地在火影岩上寻到了那个他一天未见的身影。

 

“你果然在这里啊,”他轻笑了一声,走到斑的身边坐了下来。“不回去吗?一个人在这儿呆着不孤单么。”

 

男人撇了他一眼,自顾自的品了一口酒。“回去做什么。”

 

“当然是一起过节啊,”柱间坦然答到。“我们好像自从建村那几年以来就没在一起过节了啊,斑。再说,佐助还买了月饼的啦。”

 

“呵,佐助?”斑砸砸嘴道,“那小子的胃口绝对是家族里异变来的。我才不回去吃他买的咸蛋黄。”

 

“不只有咸蛋黄的,还有红豆沙和一些其他口味的,大多数都是甜的啦。”

 

“那我也先不去。人太多了,头疼。”斑有些烦躁的摇了摇头。他捏着手里小巧的酒盅又是一饮而尽的一杯,皎洁月色下略微红润的脸色显得格外清晰。

 

柱间看着他自斟自饮还是张嘴问了一句:“你喝多少了?”

 

“没多少。”斑放下酒盅,沉默一瞬后回答道。他看向柱间,在眨了眨眼后将手中的酒盅递给了他。“要来吗?我可只带了一个杯子。你要喝的话就只能凑合了。”

 

“斑,你其实不应该喝太多酒的,伤身子。”柱间伸手接过了斑递给他的酒盅,转手将它放在了身后。“这瓶酒已经都被你喝干了一半儿了吧?还说自己没喝多少。别再喝了。”

 

斑一挑眉。“上次你可没这么限制我。”

 

“上次归上次嘛,”柱间笑着回应道。他低头吻走了斑嘴角边剩下的一抹酒泽,将人一把揽进怀里。斑的衣服上弥漫着清酒所独有的,夹杂着一点苦涩的淡香,让他忍不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你也知道,我们上一次能像这样在一起喝酒都是什么年头的事了,当然不能喝现在一样啦。再说你现在还在恢复期,要是刺激太多的话会好得更慢的。还是多注意一点吧。”

 

被他拥在臂弯里的斑抖了抖身子,但并没挣扎。他只是像一只慵懒的大猫一样轻哼了一声,随后干脆就将头靠在了他的颈窝,闭上了眼睛。“无趣。”

 

柱间把玩儿着斑垂落至他手心的几缕发丝,笑了。“等你身体好点儿的我们再喝不好吗?那样才会更有趣不是么。”

 

“说得好像我平时喝不过你是的。简直是像在说玩笑话,堂堂仙人体竟然是个一杯倒,说出去没人信。原来每次你缠着我去酒聚的时候还不是你最后喝得趴在了桌子上,我还的把你扛回去?”

 

“是啊,然后扉间总是会在你把我放回家里后的第一时间内发现,让后就得像个无名小卒一样被逼得猛赶公文,”柱间说到这里哑然失笑。“不过即使是那样,那时候的你也还是会心软的悄悄大半夜跑过来帮我。”

 

斑啧了一声。“我当时都和你说过多少次了,要把重要的事先做了再说别的?也不见你听过。”

 

“欸?我没有不听你的话呀?”柱间莫名的有些委屈。“我每次请你出去不都谈成了建村时很多重要的项目,不是吗?我们原来一起商量好的忍校和商业协会什么的后来不都也落实了吗?公文什么的怎么不能算大事吧,还有我也只是节日的时候才会和你去酒聚,这不能算偷懒呀。”

 

“那也不是你日常翘班的借口。”斑漫不经心地回应道。“公文再怎么让你心慌也还是要批的,谁叫那时是你做了火影呢。”

 

“……是啊,谁叫我当时做了火影呢。”柱间嘴角抽搐了一下,脸上的笑容也黯淡了几分。他将下巴轻轻搭在了斑的头顶,近乎吻着斑的发丝呢喃道,“其实,你离开后我就没再翘过班了。原来也只是为了腾出空闲去看你而已,可后来我省出那么多时间又有什么用呢?没有意义了啊。”

 

他沉默了一瞬后,伸手将斑的腕骨握在了手心里。“……我知道你现在其实还很难过,对不对?”他一边摩挲着那玉器般的手腕一边问道。“我当时也想过,或许在鸣人和佐助重新封印了辉夜,释放了我们所有人后我不应该求你回来的,因为那可能只会让你更难受而已。唉,明明我也只是想让你也能过得快乐一些。”

 

耳边传来斑的一声轻叹。随后,斑反手制住了他正抚摸着斑腕骨的手,坚定地将他们的手十指相扣的交握在了一起。他的掌心与其说是温暖,倒不如说像是有火焰在他手里燃烧,热烈的稳定。“柱间。我的梦想已经离我而去了,这是谁都改变不了的事实,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已经丧失了斗志,从此对一切都毫无顾念。我还在等待,观测这个世界最后会演变成什么样子。你这么低落算什么。”

 

柱间微微摇了摇头。他感受着斑手心里火热的温度,勉强挤出了一抹浅笑。“可能是这么多年过来了,难免有些怀旧吧,虽然我知道我们已经不可能回去了。毕竟刚建村的时候一切都还是那么简单。”

 

“中间隔了这么多年,有变化太不足为奇了。”斑的声音很平缓,宛如一颗古榕树下老井里的水。“你我都已经不是当年建村时的你我了,这也没什么好说的,因为在那段时间后我们都彼此经历了太多的事。不过,还是有一件事我觉得值得一说。”

 

柱间眨了眨眼。“是什么?”

 

然而斑并没有立刻回答他,只是在轻笑了两声后更为握紧了他的手,问了一个看似毫不相干的问题。“柱间。你来说说吧,我们现在在做什么?”

 

“……我们在聊天啊?”柱间顿了顿后有些不肯定的回答。

 

“嗯。再详细点呢。”

 

“呃,这个,我在抱着你聊天?”

 

“嗯,还有呢?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吧。”

 

“还有嘛……”柱间蹙眉思考了片刻。斑说,要详细是么?还是要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的那种?“那斑我可就乱说了,你别介意啊。”

 

“说吧。”

 

“那好吧。”柱间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那我说了。我正在我们儿时约定好梦想的崖壁上抱着你和你谈话,而你刚喝了酒,现在正靠在我的肩头上。我的右手环着你的腰,你整个人都在我怀里,可我反倒觉得你那和我相交的手才是制止我漂浮的原因。你头发很长,扫得我心里痒痒的,而你现在虽然是背对着我靠着——我看不出你的神情,可我能感到你近在迟尺的心跳。哪怕我和你接触了那么多年,现在的我也还是会心跳加速,不知道怎么样才算是以最好的形式和你在一起……”

 

斑听到这里笑了。“是啊,”他轻声说道,“我想指出的也就是这个,我们两个人此时此刻的经历而已。柱间,这个世界未来会怎样,是否会使人快乐或满足,这我都不敢肯定,但我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这么多年过来,也终于有一个满月的夜晚可以同时容得下我们两个了。这对现在的我来说,足矣。”



——————————————————————————

中秋快乐啦w

已经开学多日的我尽力码字ing,看着来吧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