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花一笑颜

火影圈,老年组是本命,不过也萌六件套。文笔废见谅

【柱斑/鸣佐】时光飞逝 11

圣杯战争背景,一个鸣人召唤柱间,佐助召唤斑的故事。

感觉这几天严重缺觉,该补补了……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9 10

11.

 

 

随着一阵轻微的碰撞声,一道亮光打进了木叶市常年深埋于地底的下水道。一个人影将遮住入口处的盖子移开后纵身跳了下来。落地时他的脚步踉跄了一瞬,但随后他还是挺直了脊梁,义无反顾地转身没入了黑暗之中。他向地道的深处走去,每一次的落脚都在空旷的地道里回荡着,掩盖了亲人的鲜血从剑上滴落的声音。

 

就到了。

 

黑发男子一路沉默无声,会后终于走进了一个十字形的交界处。那是一个开阔的位置,四处阴冷肮脏的墙壁上爬满了各类型色的管道,还有多个不停闪光的仪表。这是一个输送煤气的管道中转站。

 

宇智波鼬迈着沉重的步伐,向这空间里规模最大的管道一步一步的走去。为了这一刻,他今天私自给佐助所在的小学打了个电话,告诉那里的老师他们今天家中有事,请他们将晚自习延长一段时间。得到了答复后,他礼貌地挂了电话,在凝视了那台母亲钟爱的老式座机良久后才转过身去。

 

随身携带的通讯器就在那一刻响了起来。“准备好了吗,”一阵男声从里面传出。那声音没有任何特征,即听不出年龄也听不出喜怒,冷漠专注的好似一个机器。

 

“……准备好了。”他已完成了他的职责——安顿好佐助,确保他的弟弟不会被误杀在他即将要触动的罪行里,这是他作为哥哥唯一能做的了。

 


 

下水道里的鼬结束了回顾,闭了闭眼,嘴边扯出一个自嘲的笑容。

 

「再忍一忍吧,很快就会过去了。」

 

他把手中鲜血淋漓的剑插回了剑鞘,伸出了双手摸向了那个最大管道的人工阀门。他双手拉住了阀门输入了他的魔力,使得覆盖着整个区域的一个个早已画好的魔法阵陡然亮了起来——这都是他在已筹备好了的。随着法阵一个接一个的被他的魔力激活,原本阴暗的下水道被赤色的魔力照得森红一片。一时间,他竟然看不出自己衣服上的段红是他魔法的光茫还是染上的血。

 

当最后一个法阵亮起,鼬收回了双手,喘着粗气。经历了将近一天的战斗并输入了这么大幅度的魔力后,他已经是精疲力尽了,不过所幸他还剩下足够的魔法去做最后一件事。 

 

他闭上眼睛,强迫微微颤抖的双手紧握成拳。是的,他不得不承认,到了最后一刻他还是胆怯了。即使他是罪大恶极,双手涂满了至亲鲜血的人,他也还是胆怯了。体内仅剩的魔力不安的沸腾着,久久不肯转化成他所需要的法术。

 

宇智波鼬深吸了一口气,又重重的呼了出去。终于,一个血色的火球便出现在他的手中,小小的一团似乎是可要熄灭却仍在手心里竭力跳窜着。他看着那艳丽的火苗,竟展露出一个真心的微笑——随后他翻过手掌,平静的看着那团火焰从他手心脱落,径直砸向地面上繁乱法阵的中心。

 

「是啊,如果结局终究都是毁灭的话,那就让我焚烧吧。」

 

那一场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惊动了几乎整个西城区的居民。他们纷纷开窗抬头望去,只见宇智波族地里火光席卷肆虐,那色泽如地狱般艳烈。

 

 

 

 

 

日向宁次猛地挣开了双眼。破旧的窗外,路灯都已经亮了起来。他定了定神,缓慢地做了起来,呼出一口浊气。

 

“有什么事吗。”一个礼貌的男声从门的方向响起。他知道,如果他回过头去的话就会看到lancer,或者说是宇智波鼬,安静笔直的站在门框里,神色平静。

 

“……我没事。”沉默许久的宁次终于给出了这样一个回答。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最多只有二十岁的男人竟然曾经屠杀了他的全族。究竟是何等的命运才会让他落于此地?如果宇智波鼬的下场是上天对他未来的暗示的话,他又该如何应对?

 

“……没事那就继续睡吧。”一个短暂的沉默后,宁次听到了英灵转身离开的脚步声。“你叔父的命令已经下来了。今夜没有战事。”

 

鼬走远后,宁次慢慢地躺会了床上,凝视了破旧的天花板良久后沉痛地合上了眼。上苍对他的安排是何等的不公,可他已经见识过反抗的后果了。如果宇智波鼬的过去真的是命运给他的安排的话,那他也只能接受,没有任何其他的选择。

 

不过,是什么让这样一个受尽命运压迫的人选择成为了一个英灵呢?这是一个直到睡去,宁次都没有想出答案的问题。

 

 

 

 

“已经晚上十一点了,还是一点儿动静也没有。看来今晚是个平安夜啊。”宇智波斑饶有趣味的看着紧皱着眉头的佐助,嗤笑了这么一句。

 

“……他们一定是在策划着什么,”佐助沉默一瞬后道。“我怀疑日向家的或许和昨晚召唤出移土体的那些人联盟了。那么大的阵势他们居然都毫无动静,实在是太可疑了。”

 

“切。他们联盟又怎样?乌合之众而已。”

 

佐助转过头来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你昨天已经让他们看到了一个宝具了。”

 

“不,那不算真正的看到过,”斑笑道,“真正面对面见过我的完全体须佐能乎后还活下来的人也就只有一个。其他人都不配。”

 

佐助看他春风得意的样子,叹了一口气决定不再争论这事。“算了。我觉得我们今晚的计划应该略加修改。既然敌人都在按兵不动,我们应该出去看看,至少要搞清楚他们这么做的目的。”

 

斑微微一挑眉毛。“你想怎么样?”

 

“……我想去找带土,”佐助沉默了片刻后回答。“他和卡卡西似乎掌握了不少情报,也不知道他们是从什么渠道拿到的。再去和他们谈谈的话也许会有新的发现。我感觉,他们来找我的时候并没有告诉我全部。”

 

“呵,那你去吧。需要我的话打个招呼。”

 

佐助蓦地抬起了头,警惕地瞪着他。“你要去哪里?”

 

“去放个假。”斑耸耸肩。

 

“……做什么?”

 

“能做什么?去城里转转,看看夜景而已。”

 

佐助一双黑色的眼睛静静的望着他,其中闪过一丝无奈。良久后,他说,“斑,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不是傻子。如果你是想要去见你的那个熟人的话,那不关我的事。你完全不需要这样敷衍我。”

 

“哦?”斑笑着摊了摊手。“说说看,你为什么觉得我这样说就是要去见人的?”

 

 

“……你是真的以为我没有发现吗。你昨天晚上比我晚回来了那么久,我问你去哪儿了的时候你怎么也不跟我说,我想那就是因为他吧。”

 

“那这就是你逻辑上的失误了,”斑嘴角一挑,笑容傲慢。“昨天晚上我并没有和你说我去做了什么,可这次我说了。由此可见,这两天的情况有着根本的不同,而你不能从此处判断出关联。”

 

佐助皱了皱眉。“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这简单。之所以还不明确是因为你有很重要的一点理解错了,”斑说着说着,嘴边的笑容透出一丝狠绝来。



“我和柱间的关系跟你和那个金毛小子的关系还有不同。在即将达成梦想的那一战之前,我是不会主动去见他的。”

 

 

 

 


——————————————————————————————————

铺了这么多路,下一章应该会好写一些了_(:з」∠)_

今天更较短抱歉

评论(8)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