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花一笑颜

火影圈,老年组是本命,不过也萌六件套。文笔废见谅

【柱斑】完善 (上)

七夕小甜饼,现代背景,脑洞太大先放一半哈哈

送给 @一叶煎鱼 的礼物,谢谢太太拉我入圈啦 (>^ω^<)

————————————

1.

 

清晨,斑是被一阵煎鸡蛋的香味唤醒的。他慵懒的坐了起来,睡眼惺忪地往身边一看,果然床的那一边已经没有人了。唇边的一个微笑不由自主的浮现了出来——他轻笑出声,随手抓过了床边椅子上的一件外衣,披上后打着哈欠走出了卧室。

 

走到厨房,他毫不意外地看到了那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正围着围裙在厨房的柜台之间来回穿梭,忙得不亦乐乎。餐桌上摆着已经烤好了的面包和一壶热咖啡,而此时的柱间正从灶台上端起锅,把两面都煎得恰到好处的鸡蛋倒进了盘子里。“斑!”男人抬头看到他后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你醒了,来吃早饭吧!不好意思今天起得有点儿晚了,不能给你做日本料理了,先吃顿西餐凑活吧。晚上我做寿司补偿你好吗?”

 

斑轻哼了一声算是答复,但现在的他其实眼睛里满都是那壶冒着热气的咖啡。自从当年来到美国留学开始后他就不可救药的迷恋上了这一款西方的饮品,以至于家里连咖啡机器都买过了不下三台。他坐到餐桌前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后拿起来就喝,随后就皱紧了眉头。

 

柱间端着装了鸡蛋的盘子走过来,看到他微微瘪着嘴一脸苦样,笑了。“你太急了呀,我还没来得及往里面放糖呢。”他将盘子放在桌子上,随后走到斑身前把他身上披着的外套有收紧了一些。“怎么穿这么少就起来了?虽然我也很喜欢看你穿我的衣服,但夏天的纽约早上也还是会凉的哦。”

 

手里的咖啡热腾腾的却还不能喝,斑有些哀怨的看了柱间一眼。“糖呢?”

 

“哈哈,就在这儿呢。”柱间变戏法似的从围裙兜里掏出了一个精巧的小糖罐和一把勺子。他打开盖子往斑手中的咖啡杯里加了不多不少一勺半的糖,搅匀后向斑激励的笑了笑。“再尝尝看?”

 

斑将信将疑的看了他一眼,端起杯子抿了一小口后忍不住赞叹的咂了咂嘴。浓郁的咖啡香里混进了一抹砂糖所独有的甘美,正是他喜爱的味道,让他微微眯起了眼睛,唇角勾出一个顺心的微笑。

 

柱间飞快的俯身在他唇上点了一下。“很甜啊,”他评论道,嘴边笑意满满。

 

一杯咖啡下肚之后,斑终于觉得自己清醒了一些。他提起柱间为他备好了的餐具,一边吃一边感叹道,“今天还是得去趟公司。”

 

“唉?为什么?”坐在他对面欣赏着他吃相的男人很快就消沉下来,耷拉着脑袋像一只可怜巴巴的,被主人冷落了的大型犬。“不是说好了今天一整天都在一起的吗?斑你怎么能这样抛弃我,好伤心啊。”

 

“好了,别这样柱间,”斑有些无奈的放下了餐具,伸手去摸了摸柱间一头滑顺的头发。“我可不能想你那样,什么时候想放假就能把公司甩给那个白毛。宇智波这边泉奈的身体又不好,不过就算他身体再好我也不会把公司里所有的活儿都交给他干的,而带土那孩子又时不时的脱线,所以今天就只好我再去一趟了。”

 

“你其实可以更相信他一些的,”柱间抬起头来说。他抓住了斑从他头顶滑落的手,捧在掌心里轻轻摩挲。“其实他已经很不错了啊,上一次你们和旗木家的合同不就是他签的吗?”

 

“呵。他这些年一直和旗木集团的继承人不清不楚的,要是连那个单子都能搞砸的话我就的考虑换人了。前几天我还逮着他在工作时间给那个卡卡西发短信,拿过来一看全是什么‘大垃圾’‘废物’之类的信息,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搭错了。”

 

“哈哈,你也就是嘴上说说而已,”柱间笑着说。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恢复了开朗。“旗木卡卡西的电话号码还不是你偷偷写在纸上放在带土办工桌上的?我听水门说他现在还以为是琳做的呢。”

 

斑啧了一声别过了头,耳朵有些发烫。“哼。”

 

“好啦好啦,我就说斑一直是个温柔的人嘛。”柱间撤走了桌上的盘子,回到脸颊仍在发烧的斑面前把他拉入怀中。“既然要去那就现在去换衣服吧,晚上回来我等你。”

 

男人温厚的声音在他耳边回荡着,让斑不由得心里一颤,整个人从里到外犹如沁在了温泉里一样暖。虽然已经是老大不小的人了,可是眼前的这个人还是能让他丢盔弃甲,就那么毫无保留的沦陷在他的温柔里。他把脸藏进柱间的肩膀,隔着他的衣服悄悄地笑了。“嗯。”

 

 

2.

 

柱间永远也忘不了他第一次见到宇智波斑的那一刻。当时的他作为千手一族企业的继承人,毕业后按照家中的指示来到了美国的哈弗法学院就读J.D.学位。放冬假的时候,学院有人组织了一个活动,把他们所有参加的一年级学生都运到了普林斯顿大学去听一个著名人士的讲座。讲座结束后,离去机场还有一点时间,柱间便在偌大的校园里漫无目的的乱逛,结果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普林斯顿赫赫有名的数学学院门前。那是一个旧时代遗留的老楼,实在称不上优美,可那从门口走出来的男人却让柱间的心一个趔趄,好像下一刻就要停止一般。

 

男人全身上下都棱角分明,哪怕穿的是保暖的冬衣也还是如此。凌乱的长发和款式简单大方的黑色围巾遮挡住了他大半的面容,可那露出来的闪着锐利光芒的大眼睛仍是夺走了他的呼吸。长至小腿的黑大衣并没有扣起来,露出里面的一身正装,衬得他身材修长,而他利落的黑皮鞋和手上的黑手套更是画龙点睛,看得柱间根本移不开眼睛。他手中正捧着一个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数学公式和笔记,但他却低头看得十分专注。

 

他就这样与柱间擦肩而过,在雪花飘飞的校园路上逐渐远去,只给他留下了一个模糊不清的背影。

 

 

一直到坐飞机回家后,柱间才从那一刻的惊艳感里回过神来。他精神恍惚的进了家门,坐到电脑面前就是一通猛搜。那个人是从数学院里走出来的,还拿着晦涩难懂的笔记本,怎么看也应该是那里的学生吧?他翻遍了普林斯顿数学院官网的记载,花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终于如愿以偿地找到了他所想要的。

 

宇智波斑。六个音节从他舌尖上滚落,说不出的恰合感。简介里说,他是普林斯顿数学名校多年以来最年轻也是最有才华的博士生,来到学校还不到一年时间就已经发表了两则在数学界里堪称爆炸性的论文,被学院里的老师奉为难得一见的奇才。那时的柱间根本就把‘宇智波’这个姓氏在脑海里给一笔带过了——当时让他焦虑的是斑一个数学天才会不会愿意和一个法学院的普通文科生来往。他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在法学院里也是被称之为神的,只感觉心里上下忐忑,而这种情绪一直跟随他到了来年的夏天。

 

 

凭着自己优越的成绩和教授们的一路好评,柱间轻而易举的就在新泽西州最好的一家律师事务所做起了实习。不过,他在工作上的尽心尽力,更大程度上来说是为了尽早结束他实习的一天好赶到几公里远的普林斯顿校园去。他并不想打扰到斑,于是他只是每一天一下班就到数学院的门口等待,希望能再一次在那里遇到他。就这样等了一个礼拜,柱间终于有一天透过了数学院门前的玻璃看到了他一眼千年的人。

 

这一次的斑虽然还是西装革履,但少了柱间上次看到的大衣和围巾,让他俊美的面容暴露无遗。他手里还是拿着一个厚厚的笔记本专心致志地看着,连开门的时候都没有抬头。此时的柱间只觉得心像摇滚乐里的鼓点一样猛烈抨击着,喉咙也有些干涩,嗓子里一阵阵的发痒。终于,在那个人又一次走过他身前的时候,他勉强开口叫住了他。

 

“斑。”话一出口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虽然只有三个音节,可他的发音却颤抖了一路,简直与他内心的忐忑成正比,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因为那个男人竟然在听到了他的呼唤后停住了脚步,转过头来正在看着他。

 

“……我好像不认识你,”他说。

 

“啊,是的,”柱间有些仓促地回应道,心里乱成一团。天啊,连他的声音都是那么好听,低沉又富有磁性,如大提琴的低吟。“我想你可能是不认识我,哈哈,厄,或者说应该是肯定不认识?”

 

眼前的斑微微蹙眉,显然有些疑惑。‘振作一点!’内心一个声音在疯狂叫啸着。柱间捏紧了冒着冷汗的手心深吸了一口气,终于鼓起了一个还算正常的笑容,礼貌地说:“我叫千手柱间,在哈弗念法学博士,现在正在这附近实习。我在去年冬假的时候来过贵校一次,那时见过你一面。请问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喝杯咖啡吗?”

 

出乎意料,斑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表现出任何鲜明的感情波动,只是在看了他几分后露出一抹略微愉悦却仍算是清浅的微笑。“……你是个有意思的人,”他直白的说,“不过我们毕竟素不相识,我还不能完全信你。如果你明天还能在这里等到我的话再说吧。”

 

柱间看着他那双隐含笑意的桃花眼,虽然明知是计却还是点了点头。“好啊,”他笑道,一时间 “那我们就明天见啦,”他笑吟吟地说。

 

斑英挺的剑眉微微一挑,给了他一个神秘的微笑后转身扬长而去。柱间站在原地看着那男人夏日里远去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拐角处良久后才欣然地笑了。那感觉有很多是凫趋雀跃,但更多的是如释重负——斑并没有直接拒绝他,而是慷慨的给了他这个完完全全的陌生人一次机会。

 

他攥紧了拳头,抬起头后脸上浮现出开敞的笑容。他一定不会让斑失望的!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