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花一笑颜

火影圈,老年组是本命,不过也萌六件套。文笔废见谅

【柱斑】美梦

迟到多时的柱间生贺

逻辑混乱的产物_(:з」∠)_

有些哈利波特设定

——————————————————————————

是了。就是今天,不能再拖了。

 

在这么一个平凡如旧的早上,日出时分才刚满十七岁的千手柱间只觉得精神焕发,抬头时一双黑眼睛戳戳有神。今天,不论是扉间的激情抗议还是泉奈每每看向他时那犹如恶魔的笑脸都不能阻挡他的决心了——他一定要在这天结束之前和他此生的挚友嫌挚爱,宇智波斑表白!

 

“柱间,你的杯子都快被你握碎了,”坐在餐桌对面的漩涡水户好心提醒道。“等待会儿宇智波过来了,你可不想让他收拾一桌子的玻璃碴吧?”

 

“哦!”柱间如梦初醒一般地松开了他手中的杯子。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因为握得太用力而血色全无的手指关节,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他对水户歉意的咧了咧嘴,瞥了一眼身边的空座,随后转首望向了学校食堂的入口处。过不了多久,他心心念念等待着的人就会如以往一样,穿着他们学校专属的长袍和他学院的标志性绿色领带在人群中穿梭,向他这里走来。

 

一想到这里,柱间的嘴角就不受控制的往上弯。虽然说他是格兰芬多而斑是斯莱特林,但自从他们成了朋友后斑就会不时的来格兰芬多的桌子就餐,也不管旁人匪夷所思的眼神。后来久而久之众人也习惯了,以至于现在柱间身边的空座已经被公认为是斑的位置,会被其他人主动地留出来,而斑的反常举动也带动了一批又一批的模仿者——现在四个学院的学生已经基本上都混在一起就餐了。

 

说起来,这段时间里各个学院之间的矛盾好像下降了很多呢。真不愧是斑啊。

 

“来了!”水户一巴掌拍在柱间的胳膊上,吓得柱间差点儿打翻了自己的饮料杯。他连忙转过了头,故作镇定地将手放在了摆在面前的餐具上,吃起了已经等候他多时的早饭。斑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他正将炒鸡蛋一叉子一叉子地往嘴里送,一副狼吞虎咽的样子。他从眼角里隐约看到了水户一手扶额的动作,但他那时已经全然顾不得了。

 

“你看起来吃的不错啊,”斑在就坐后撇了一眼柱间说。“怎么了,是因为今天的早餐格外的好吃吗?以前好像没见过你这么积极过。”

 

那时柱间满嘴都是炒蛋,根本无法张嘴回答斑的问题,只好使劲地点了点头。其实他现在握着餐具的手满手心都是汗,嘴里食物的味道也和纸板箱的味道没有什么两样。他全部的注意力都聚集在了斑还微微滴水的发鬓上,以及他那因心情舒畅而微微扬起的嘴角。

 

他费力地把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张了张嘴,一时间只觉得心如擂鼓。他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哑着嗓子开口了。“那个,斑,我……”

 

“什么事?”

 

“我……”

 

“你说啊,我听着呢。”

 

“我……那个,你弟弟今天怎么样了?”

 

“啊,泉奈吗?” 斑挑了挑眉毛,似乎有些意外柱间在问这个问题,不过他那每当提及到弟弟的积极性很快就转移了他的注意力。“泉奈他啊……”

 

斑两眼放光地为泉奈的事情长篇大论了起来。在一旁听着的柱间默默承受了水户鄙视的眼神,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怎么办呢?虽然说他是决心已定了,可是他一想到斑在听了他的表白后或许会露出的惊愕,甚至是嫌恶的表情就觉得心中一阵冷颤。他承认他还是害怕了——如果斑最后还是拒绝了他,并为此开始厌恶他的话,他想那必定会是一件让他最为痛心的事。

 

他神情温柔地又看了一眼还在那里滔滔不绝地说着的斑,微微收紧了自己藏在桌下的拳头。‘等下课后再试一次吧,’他这么对自己说道。

 

***

 

那天,柱间在课上什么都没听进去,下课后也只是恍惚地走出了教室,靠在走廊里的墙上发呆。脑海里有一千个一万个设想飞流而过,每一个都越发清奇。斑的课程表和他不一样,一般也都是等到下了课才能见到,可今天的他却只觉得坐立不安。万一呢?万一呢……

 

“柱间?你怎么又开始发呆了?”他一定神,这才发现斑已经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他身前。他眉头微皱,双唇紧抿,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可柱间还是看出了他深藏在眼底里的关心。“你这一天都有点儿心不在焉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中了混淆咒呢。”

 

“不是的,只是在想一些事而已,”柱间摇了摇头说。

 

“什么事?你好像还没和我说过。”

 

“呃,这个嘛……”

 

“怎么了?不方便说吗?”斑见柱间一反常态的支支吾吾,挑了挑眉毛。“不方便的话就等等再说。我又不是那种会勉强你的人。”

 

“……好吧。”好不容易提到嗓子眼里的话又被堵了回去,柱间有些懊恼地撇了撇嘴。“今晚,”他突然开口说,“今晚结束前,我一定会告诉你。”

 

斑瞪大了一双轮廓优雅的黑眼睛望向了他,似乎对他突然庄重的语气有些猝不及防。他在看了柱间几许后耸了耸肩说,“好吧,你高兴就行。”说罢,他一步上前,抓起柱间的手就往外走去。

 

手被拉住的一瞬间,柱间只觉得他整个人都如被轻微电击了一样,全身麻痹却唯有一颗心脏怦然跳动,仿佛要冲出胸口。当他终于搅动着舌头能够再次发声的时候,他的嗓音已经比平日里要高出了好几度。“斑?!”

 

“今天不是你生日吗?带你去看样东西,”斑头也不回地答道。“我想你会喜欢的。”

 

即使出了学校的城堡本身,他抓着柱间的手也仍未松开,而柱间则是脑子里一片空白,连一句‘我们去哪儿?’都说不出口,只能默默感受到斑修长的手紧拉着他自己的,手心贴着手心——实质上的温暖。

 

那时的他毫不夸张的觉得,他可以不用飞天扫帚就直接升天。

 

***

 

“就是这里了。”斑拉着柱间一直到了学校城堡背后豢养魔兽的地方,终于在一扇厚重的高大木门前松开了柱间的手,抽出魔杖开始解锁。

 

“这里面养的是什么魔兽?”柱间问道。说话的时候,他微微攥紧了那只被斑松开的手,好像这样就能留住那个人在他手心里的余温。“去年我们一起上魔兽常识课的时候好像没来过这儿啊。”

 

“学校最新的教程,”斑随口回答。他的魔杖在门锁上轻点了三次,只听见‘咔哒’一声,那巴掌大的铁锁就已经被打开了。“走吧。进去再跟你讲。”

 

走进去后,柱间才有些意外地发现,木门后面的世界同他想象的完全不同。此时的他仿佛处身在一个山谷里,周围是群山环绕,而脚下的岩石也如同真正的峡谷里的一般凹凸不平。在他前方的不远处,他甚至还看到了一股清澈流淌的溪流。这是一个近乎完美的魔法幻境——只有当他摸上身边峡谷的石壁时,手下木头一般的感触才证实了他身在幻影里的事实。

 

“斑,”他瞪大了眼睛问道,“这是什么地方啊?养什么魔兽竟然需要这么耗费心力的魔法布置场地?”

 

作为回答,斑只是对他展现了一个比周围幻境更为夺目的笑容。“看着,”他说,随后深吸一口气,吹了个响亮的口哨。

 

随着斑的召唤,柱间听到了一阵烈风吹过头顶。他眯起眼睛抬头一看,只见一头全身披着耀眼鳞片的龙从天而降,拍打着宽阔的翅膀,一霎时就落在了斑的面前。它一降落便亲昵地伸长了脖子,将头靠在斑的身上蹭了蹭,而斑也在它做出这一举动时露出了真切的微笑。

 

柱间有些呆痴地看着斑伸出手,修长的手指轻轻安抚过小龙的脖颈,黑皮革手套与珍珠色的鳞片对比鲜明。再去看那小龙,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一双翅膀顺服地收拢在背后,还不时地从喉咙里发出低沉而平稳的呼噜声,显然是享受至极。他从未想到过,自己竟然会有一天对一头魔兽产生出如此浓烈的妒意。“……斑,这是个什么龙啊?”他勉强问道。

 

“澳洲蛋白眼龙的公龙龙仔,”斑微微仰首回答,“学校最新感兴趣的魔兽。他来到这里的时候才刚出生不久,那时候也只有一只猫那么大小。我已经照顾他两个月了。”

 

“是吗?”虽然柱间对魔法世界的动植物兴趣非凡,但他也还是没敢靠得太近。他知道,澳洲蛋白眼龙是可以吐火的龙类,而且吐火的距离可达到数米以外。虽然眼前的这头龙显然还未完全成年,他也不想去冒这个险。

 

斑笑了。他一边抚摸着小龙的头一边说,“你可以过来的,柱间。我可以担保他不会攻击你。之前之所以没带你来看他只是想今天给你个惊喜而已。以后我会常带你来的。”

 

“……好吧。”柱间深吸了一口气,终于蹑手蹑脚地接近了一人一龙,绕到了斑身边的不远处站定。他睁大眼睛看着眼前这只个头还没有斑大的龙,忍不住问了一句,“他得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满两岁的时候,他的翅膀就会完全长硬,那就算是成年了。”斑回答的时候语气里满是骄傲,就好像那头龙是他自己的孩子一般。“到那时候,他的个头能与非洲象媲美,张开翅膀即可遮天蔽日,那可要比你我骑着扫帚的样子威风多了。他会成为这一片天地真正的霸主。”说到这里,他最后轻轻拍了拍怀里的龙后便松了手,退到了柱间身边。

 

那小龙感觉到斑的离去,抬头睁开了双眼深深的凝视了他们二人片刻。那时柱间注意到,它的眼睛没有瞳孔,而是如同它被命名的蛋白石一样色彩斑斓,光彩夺目。终于,它仰天长啸了一声,‘刷’的一声展开了双翅,冲天而去。

 

斑抬头看着那小龙的身影渐行渐远,眼里闪烁着毫不被掩饰的桀骜,就好像是已经看到了小龙成长后翱翔蓝天的壮景。他唇上浮现的弧度很浅,却仍是锐气十足,宛如一把微微出鞘的宝剑。

 

“呵。真是让人向往的啊。”

 

不知为何,柱间看着这样的斑只觉得心头莫名的一紧,好像眼前的人下一刻就会像那头龙一样伸展翅膀而远走高飞。他看着身边的人越发高远的神情,只感觉呼吸似乎也要冻结。‘不能再拖了,’他默默地对自己说,一边咬紧了嘴唇。今晚,他一定会和斑澄清他对他的真实感情——因为他离不开他,所以他不能让斑想到离去,不能给斑只留他一个人在原地徘徊的机会!

 

“斑,”他听见自己说,“你今晚有时间来湖边找我嘛?”

 

“当然。”斑答应的是那么干脆,毫无迟疑可言,就如他本人一样利落果断。“这一天时间我都已经腾出来了。你有什么事吗?”

 

“有。是我原来跟你提过的,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事。你可以来吗?”

 

“是老地方吧。”斑一抬手将刘海撩到了一边,露出的大半张白皙如玉的脸晃得柱间眼睛生疼。

 

“……嗯。”

 

“好。那我们就晚上见了。”

 

 

***

 

他们是在湖边的一棵老柳树下相遇的。据其他学生所说,这棵柳树一颗被施了法术的柳树,一察觉到有任何生物接近就会凶狠的挥舞枝条,将它们统统驱赶。由于这个传说的缘故,它的周围一般都没有什么人,哪怕如今的它早已安分生长了多年。上学这么久以来,柱间也只看到过它长长的柳条温顺地垂落在湖里,犹如一幅靓丽的风景画。

 

十一岁那年他刚来校的时候,校内学院与学院之间的分歧还是很严重——尤其是格兰芬多与斯莱特林之间。那时,格兰芬多的人是绝对不会和斯莱特林的人来往的,甚至连相处了几年的同学都不屑于在走廊里经过时打个招呼。

 

那时侯身为格兰芬多的他因为受不了学校里冷战弥漫的气氛,经常会独自跑出学校,到湖边无人问津的地方来散心。而他也就是这样下遇到了老柳树下的斑。他还记得首次相遇的时候,斑只是背对着他,站在树下一个接一个的打着水漂。一条象征着斯莱特林学院的绿色领带被他随意的扔在了一旁的树梢上,几乎与柳叶融为了一体。

 

“你是一个格兰芬多。”那是斑在转过身来后对柱间所说的第一句话,而那时柱间是怎么回答的呢?

 

“……不,”那时声调还是微嫩童音的柱间这样反驳道。他朝着斑的方向踏了一步,对他伸出手说,“我只是千手柱间。你呢?”

 

而在斑凝视着他伸出的手,最后抬眼对他露出笑容的那一瞬间,后来的一切也就都顺理成章了。

 

 

“找我什么事?”现实里已经年满十七岁的柱间闻声望去,终于看到了那个他念念不忘的人踏过湖岸向他走来。这一次的他穿着整齐,绿色的领带整整齐齐地系在了他的脖颈处,在碧绿色柳叶的衬托下更显得耀眼。他还带着那双几乎从不离身的黑皮手套,头发也还是像平日里一样散乱,但这些却无一列外都是柱间爱极了的东西。

 

他静静地看着斑走到他面前站定,而恍然间自己那躁动了一整天的心也那一刻沉静了下来。一阵微风吹过,带动了身边的柳条,也带动了他们彼此已经开始留长的发丝。柱间微微俯首望进了斑那一双盛满星空的眼睛,忽然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简单,仿佛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了他和斑两个人。

 

他笑了。“斑,我喜欢你。虽然不确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不过现在算起也已经有挺久一段日子了吧。你不需要回应我,而你也不需要接受——我只是再也不想回到那种与你相遇以前那种漫无目的的日子了。你是为我指引方向的天启,所以你以后不论想要去做什么——做天地的霸主也好,做草寇平民也好,都带上我一起好吗?我保证我绝对不会烦你的。”

 

这一番话,柱间都如流水般自然的说了出来。他嘴边的笑容柔和,神情温暖地看着眼前有些措手不及的斑,只觉得心中一片如释重负的安然。

 

斑并没有立刻回答他。他只是微微垂目,黑曜石般的眼睛里闪过了几抹奇异的色彩。良久后,他终于扬起了头,庄重异常地说:“……柱间,你可考虑清楚了。你是在说,不论我最终目的为何,不论这个世界最终成为什么样子,你都会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没错,那正是我的意思,”柱间欣然笑道。他伸手握住了斑那宛如玉器的手腕,轻轻地摩挲过那一截莹白的皮肤。“我今晚可是认真的——这就是我的心声。不论世事终究如何,我也都不会想和你分开了。”

 

“是吗,”斑直视着柱间的双眼,轻轻地回应了一声。“你不会后悔?”

 

“绝不会后悔。我甚至确信,这是我这辈子做得最对的一件事。”

 

 

…………

 

……

 

 

.

 

晦涩乏味的天空下,时光静止,一片死肃。在这个世界寸草不生的焦土上,只有一颗巨大的,扭曲的枯树张牙舞爪地伸向天空,仿佛要将那唯一一轮悬在半空的红月给扒下来一般。

 

枯树的最顶端盘坐着一个白衣白发的俊秀男子。他额头上有一只猩红的眼睛永生望向那轮红月,但他自己的双目平时却是紧闭的,好似一个冥想多时的仙人。不到必要的时候,他也是不会睁眼的。

 

今天算是特例。 

 

真正的宇智波斑终于在这时睁开了他紧闭了不知多久的眼睛,露出一双宛如紫水晶的绚丽瞳仁。他默默回味了片刻,随即一阵清丽的笑声便从心底蔓延而出,在这空旷的世界里回荡了良久。

 

“……柱间,”他轻轻呢喃道。“你的心愿我了了。既然你真心如此,那我宇智波斑必定会如你所愿的那样,陪你生生世世——直到灵魂消散,直到世界的尽头。”

 

“算是我送你的最后一份礼吧。”




——————————————————————

近期沉迷学习,已经忘记怎么写文了

评论(7)

热度(42)